顾瑛

我是吸毒十年逆转成为戒毒辅导师的顾瑛,如何掌握正确的戒毒方法,问我吧!

我是顾瑛,1972年出生,曾是一名业余模特,19岁时因为男友的原因开始吸毒,有十年吸毒史。期间我们俩也屡次去戒毒,但都没有成功。
在误入歧途的第八个年头,男友把他给我的定情信物——一件貂皮大衣给卖了,却只换回五个毒品,这让我猛然警醒,我觉得毒品太可怕了,于是我决定离开男友,一个人去戒毒。
在戒毒的日子里,我自杀过3次。后来,我在戒毒所认识了辅导中心的老师们,在他们的帮助下成功戒毒,并转型成为戒毒辅导老师,保持“操守”15年。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上海优秀禁毒志愿者,还是上海阳光防复吸指导中心的心理辅导老师,参与病人全程戒毒,给予家庭正确戒毒方法。
从自己吸毒、戒毒、到成为一个禁毒社工,如今的我,愿意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大家讲述毒品的危害。戒毒不是一个人的事,关于禁毒、戒毒,和戒毒以后的生活等问题欢迎与我讨论。
292
健康 2016-10-14 已关闭提问
207个回复 共21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那怎样可以帮助自己的父亲戒烟呢?真是太难了。

顾瑛 2017-02-02

顾瑛 2017-01-30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要怎么戒掉的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谢谢关注!
有关王室的政治权力我在其他相关问题下已经做了回答。英国王室在经济方面的能量是我们比较容易忽视的。英国以工商业贸易立国,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发源地,因此按理“不食人间烟火”的王室也不可避免地沾染“铜臭气”,宫廷相关人士常常将英国王室称为“公司”(the Firm),也从侧面说明了英国王室带有浓厚的商业色彩。这并不仅仅包括例如与王室有关的旅游和纪念品收入或者女王外孙给中国某乳制品企业代言等将王室作为“商品”的行为。说“操纵”还是要以王室为主体的。
英国王室成员有许多社会活动的任务,需要广泛结交国内外各界人士。这为他们提供了在经济活动中穿针引线的机会。英国政府从1976年到2011年设有“国际贸易与投资特别代表”一职,先后由女王堂弟肯特公爵和次子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担任,负责促进英国的对外贸易。安德鲁王子后来就被曝出利用与哈萨克斯坦寡头的私人关系,为一欧洲合资公司与哈萨克斯坦政府一笔近9亿美元的买卖牵线搭桥,并从中获得400万美元的“好处费”。而在其他王室成员访问海湾国家后不久,相关国家常常就会签订英国军售合同,令人怀疑这些王室成员充当了英国军火企业的掮客。此外,包括女王本人在内的王室成员设有离岸账户、从事海外投资的传闻也不时见诸报端。由于商业活动的“私人”性质,以及一些国家地区的经济活动并不透明,我们能看到的英国王室经济能力或许只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而比起“妯娌矛盾”“婚姻不合”这样的花边,大多数人可能没有兴趣研究复杂枯燥的财报,这导致我们对英国王室的认识更多停留在大众传媒所呈现的八卦新闻上。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