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维义
中国孤儿药创新联盟发起人

我从事医药研发管理30余年,关于天价抗癌药及其专利保护,问我吧!

我是郑维义,分析化学博士。人生的大半时间都在与医药打交道,毕业后的前二十年闷头在实验室里搞研发,后十年进入全球前十跨国医药企业积累管理经验,2009年回国创业。
《我不是药神》作为国内医药领域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未公映已成爆款,上映不足一周,便带起了全民热议。吃不起原研药的病人抓住“程勇”这根救命稻草苦苦挣扎,药贩子成了“英雄”,药企成了“奸商”。
然而,现实主义的板子该不该直接拍在药企头上?恐怕也不行。以电影中的原型药格列卫举例,从发现靶点到2001年获批上市,它的“出生”整整耗费了50年,药企投资超过50亿美元——这样的研发周期和投入,如果没有专利保护期,这些天量投入谁能来买单?如果没人买单,那又有哪家药企继续做新药研发?
关于抗癌药价格的爱恨情仇、专利保护等问题,欢迎向我提问。
403
焦点 2018-07-1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93个回复 共12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郑维义 2018-07-17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2018-07-23

世卫组织对仿制药持什么态度?

郑维义 2018-07-24

请问在您看来,要怎样解决大部分患者生病买不起药的问题?

郑维义 2018-07-22

我国加入ICH,对缓解抗癌药的短缺和天价有什么作用

郑维义 2018-07-2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