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清缘
青年作家

我是青年作家吴清缘,网红是如何养成的,问我吧!

现如今,不少人借助社交媒体成为网红,其中一些为了吸睛,不惜“秀下线”,走庸俗、低俗、媚俗路线,打法律、道德的擦边球,甚至公然挑战公序良俗。前有“萝莉变大妈”事件,后有“红花会”成员贝贝“直播砍手指”,甚至有网红结婚花5000万请42位明星助阵压场上热搜。
我是青年作家吴清缘,与粉丝脱粉、路人吐槽不同,我将自己对直播、网红等现代社会现象的看法凝结成《网红养成记》一书。网红文化是怎样形成的?网红们又是如何被养成?在当下这个时代,网红“流量”可以撑多久?关于网红文化,欢迎向我提问!
讨论 2019-08-2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0个回复 共2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吴清缘 2019-08-29

意义何在呢?
意义就在于没有意义。
要说清楚这一点,我们要弄清楚“围观”这个概念。
围观是网络词语,过去没有这个词,从它的用法来看,距离感是检验围观的惟一标准。我们很少说“围观某部电影“或者“围观某部电影的某一个谁”,但“围观张三和李四在弄堂里打架”却是喜闻乐见的说法。同样是明星,当他们在荧幕、演唱会、新闻发布会上出现的时候,我们很少会用“围观”,因为这个时候的明星高高在上;只有当某明星逛街、吃饭甚至上厕所被偷拍的时候,我们会用“围观”,因为这时候的明星与常人无异,在人的属性上,有着接近于零的距离感。
在直播平台,主播和观众几乎处于零距离的状态,因而就构成了名副其实的围观,而零距离正是围观的魅力所在。人们愿意引颈侧目、杵着两条腿花半天去围观警察处理一起小小的交通纠纷,并不是因为警察处理公务这个过程本身有多吸引人,而是因为人们和事发者之间没有距离感,所以本来一件无趣的事情都会变得出乎意料的有趣;同样,网络直播的魅力也不在于主播真的输出了什么有价值的内容,而在于我们和主播之间,真正达成了零距离的状态。
这就是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耗老半天去看美女主播的原因,她带给人们一个零距离的女孩儿,像是邻家和街头得美女姐姐,而不像女明星那样高不可攀,而隐藏在这一原因之下的,是一个略有些残酷的事实——现实中的漂亮姑娘不会多看这些男人一眼,或者说,压根儿就没有女孩子会多看他们一眼;偶有意外,也不过是鄙夷的笑容和冷峻的白眼,击碎他们青涩而荒唐的幻想,同时蹂躏着无从发泄的荷尔蒙。
有趣的是,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一个谎言,主播与观众各自心照不宣。很难想象在现实生活中会有这样一幕场景,一位姿色七分以上的普通女孩,身边聚拢着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男人,男人出言轻佻,女孩独领风骚。男人们心知肚明,女主播和观众的友谊仅仅发生在线上的互动,借助直播平台的底薪和观众的礼物予以支撑,而在现实生活里,他们为之狂热的女主播,并不会给予他们哪怕是say hi的垂青。
而对于谎言,女主播们有着更为清醒的认知。她们并不喜欢这些说话粗鄙的男人,但为了走红和因此可能获得的礼物收入,她们竭尽全力地博取围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某种交易,为了获得她们想要的东西,她们让渡了一部分个人尊严。
由于围观的魅力是如此之大,或言之,“零距离”的状态是如此吸引人,以至于它得以明目张胆地盖住谎言,继而使得那些毫无观看价值的内容都变得生机勃勃。通过网络直播,观众围观烤串、吃饭、发呆、睡觉,就像米兰·昆德拉的新作标题所言——这一切,仿佛“庆祝无意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