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
澎湃新闻记者

我长期关注失独再生养群体,关于他们的矛盾与现实困境,问我吧!

有一群人,他们年过半百遭遇变故失去唯一的子女,在即将成为祖父母的年纪,却为了自救重新养育一个孩子。他们也许承受得住高龄生产的挑战,也许抵抗得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却总是在孩子一句不经意的询问后落下泪来,“为什么爸爸妈妈那么老?”巨大的年龄鸿沟给他们的生活加上了太多枷锁,所需破解的难题横亘在面前,大概只有孩子,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勇气。
我是澎湃新闻记者赵孟,从2014年便开始关注这个特殊群体。他们通过网络相互认识、抱团群暖,如今更是从网络走向现实,每年都要组织一次“夏令营”,相互交流高龄抚养孩子的经验,也一起憧憬未来。
我想在这里与大家分享“重生”后失独家庭的苦乐、矛盾与现实困境。多一份了解,大约才能更多一些理解,也能让他们在生活中收获更多温暖和力量。
目击 2019-08-27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7个回复 共2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大家怎么能能帮帮他们?

2019-08-31

失独父母与不能生育的父母,其悲伤心忧郁闷等,很有些不一样?

赵孟 2019-09-02

2019-09-01

失独家庭收养的小孩,在性格上,会有哪些偏执的思维?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