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园
茶文化研究者

我从事茶文化研究十余年,关于茶的文化及历史,问吧!

茶叶之史,始于神农氏。茶叶之路,绵延亚欧大陆,扮演东西方贸易中的重要角色。茶道、茶人、茶趣成为文人墨客笔下的主题。茶探、茶战、茶贸,如此种种使得茶参与进大历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是曾园,前新周刊、南都周刊主笔,从事茶文化研究十多年,已出版《有茶气》、《茶叶侦探》等著作。从上古神药到当代饮品,茶经历了怎样的历史?煎茶、泡茶、吃茶,怎样饮茶最传统?
4月16日晚7:30,我将做客澎友圈微信群(澎友圈的澎友们)。如果你想了解茶的历史,学会选茶品茶,欢迎添加澎友圈主理人微信(ID:askmemore2015),参与澎湃新闻互动社区澎友圈的线上小讲。
13k
品位 2019-12-3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2个回复 共8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小叶苦丁那种好喝 价格

曾园 2020-04-13

请问您,花茶🍵在茶叶中属于那类呢?为啥只有茉莉花茶呢?

曾园 2020-03-29

花茶不在所谓的六大茶类(红茶、绿茶、青茶、黄茶、黑茶、白茶)中,它属于“再加工茶”。可以在绿茶、红茶、乌龙茶里放很多种花。当然工艺要正确。
茉莉花茶销售最好,所以听到最多。其实花茶还有其他种类,如玉兰花茶、桂花花茶等。
目前的茶叶资讯是比较落后的,原因是大多数资讯在计划经济时代产生、成熟并进入教科书。这些信息与今天的市场经济环境往往格格不入。
花茶的产生据我翻阅材料,应该起源于元朝(与一般看法不同,如百度百科)。发明人为画家倪瓒,他在著作《云林堂饮食制度集》中最早提到“橘花茶”“茉莉花茶”与“莲花茶”。
明代茶人对这种新出现的花茶(在商业上应该很成功)很感兴趣,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顾元庆、钱椿年的《茶谱》建议放进茶里的花很多:“木樨、茉莉、玫瑰、蔷薇、兰蕙、橘花、栀子、木香、梅花”。
《茗谭》作者徐𤊹对倪瓒和顾元庆有批评,态度很严肃:“吴中顾元庆《茶谱》取诸花和茶藏之,殊夺真味。闽人多以茉莉之属,浸水瀹茶,虽一时香气浮碗,而于茶理大舛。但斟酌时移建兰、素馨、蔷薇、越橘诸花于几案前,茶香与花香相亲,尤助清况。”就是说将花放到茶里面,于理不合,建议在茶室里放几盆花就够了。
“夺真”这种说法在宋朝就有了,当时茶与香的结合就有争论。蔡襄在《茶录》说:“茶有真香而入贡者,微以龙脑,欲助其香,建安民间试茶皆不入香,恐夺其真。”
“夺真”这种说法其实是一种多余的担心,如果花茶中保存了茶的“真味”,工艺就成功了,事情就这么简单。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花香与茶味之间有协调性。
茶是世界的,今天英国人的“伯爵茶”由佛手柑、正山小种和祁红拼配而成,看来英国人也体会到了柑橘味与茶味之间的协调性。
北京人喜欢茉莉香片,据马未都老师说那实在是因为以前北京的井水质量不好,放茉莉,压一压井水中的味道。那是另外一种情况。

老师请问下湖南安化茯砖上的金花对人体是好是坏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2020-01-03

闷酒闲茶无聊烟,有道理?

曾园 2020-04-13

常喝绿茶伤胃吗?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8

很多支持纸质书的观点,重要论据都是纸质书的阅读体验。因为手握一卷,可以闻到淡淡的墨香,可以摩挲纸的质感。这种体验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确实非常重要,但是数字原住民可能根本不在意这种体验。因为数字阅读带来的轻便、互动、参见与链接的便捷,以及数字阅读与音频视频的融合全然是另外一种体验,这两种体验没有可比性——不是说一种体验高于另一种体验,而是这两种体验基本上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不可比较。也因此,这些论据支持性不强。
纸质书的长期存在,有其内在的逻辑。我认为是时间上的共时性、空间上的延展性以及形式上的工艺性。
共时性体现在读者可以同时打开一本书的多个页面前后翻看或比对,也可以打开多本图书,切换页面的方便程度远远大于电脑屏幕——事实上无所谓切换,人看纸质书的时候视野是很广阔的。虽然电脑上我们也可以同时打开多个窗口,还可以进行某些文档的精确比对,但是切换和比对的直观程度却低了很多。共时功能在现实生活中是经常要用到的。比如一本小说,看了开头有时按捺不住,想翻翻后面的进展,看到后面有时想想翻翻前面的伏笔。我想大家一定有这样的经历,就是一本书打开两三个地方,前后翻看。一直使用Kindle的朋友知道,Kindle的功能设置一开始是不方便前后翻页浏览的,现在可以实现,但还是没有纸质书方便。当然,电脑也可以开多个窗口并同时呈现,但自由程度远不及目光扫来扫去。我甚至有时在处理多个文档的时候开两台电脑,一台用于直观呈现需要的文档,一台用于开多个文件切换窗口拷贝粘贴。
延展性体现在纸媒介在空间上没有太大的局限。电脑屏幕再大,面积还是受限。它基本不能呈现对开报纸的版面,也就表达不了版面设计所传达的意味,表达不了大幅图片又或大字标题所提供的冲击力。当然,数字媒体可以通过动画、音响效果等另外的方式表达冲击力,我不是比较两者的高下,只是想说明,纸媒体,至少在目前有无可替代的地方。又比如地图,当然数字地图提供了检索、设计线路等传统地图前所未有的便利,但是它无法展开为大尺寸。随着导航越来越智能,开车的人基本都不看地图了,也越来越不认识路。导航永远只提供前方,而大地图同时呈现全局和细节,俯瞰视角所提供的全局观和方向感,是数字地图无法替代的。但像我这样有看地图癖好的人可能不多,地图濒危似乎已经实锤了。另外我见过一幅“古典音乐大师”示意图。该图用树的形式展示了古典音乐各大师之间的流派、师承关系。这种结构也是电脑屏幕很难呈现的。
共时性和延展性是纸媒介不同于数字媒体的最内在的两个特点。两个特性在一定前提下也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发生重大新闻事件后,常有人比对各大报的头版,这个时候几张报纸一摊,看得清清楚楚。纸媒体的这种便利,既可以从共时的角度也可以从延展的角度去理解。
从外在的方面看,纸媒介还有工艺性。这个很容易理解,比如一件艺术品,看原作、看仿作和看印刷品的效果是大不相同的。出版界有“中国最美的书”和“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入选作品,件件都可称为艺术品,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我个人猜测,随着数字媒体的发展,纸质书的工艺性会越来越强,成为既可以阅读又可以把玩的艺术品。
2015年2月27日澎湃发表过一篇文章“为什么伴随电子阅读器长大的00后更爱纸质书?对,你没看错”,讨论到记忆方式。电子书的呈现是流式,内容在屏幕上的呈现可能是千变万化的。但纸质书内容的出现是在固定的地方,版面设计本身也能传递更多的信息。读者的记忆,除了内容本身以外,还有位置、呈现方式等其他信息,这种认知也是更加直观的。似有研究表明,位置等附加信息有助于理解与记忆。
所以纸质书有没有未来,我们拭目以待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