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夫
《中国新闻周刊》原主笔

我曾考察全球青年就业问题,如何避免职业内卷,问我吧!

近日,多所高校近期发布的就业质量报告显示,留京就业的本硕毕业生人数呈逐年下降趋势。有媒体在北上深杭调研发现,房价节节攀升、职场“内卷”恶化、加班文化畸形“困境”等问题,是超大型城市白领流动加速的主因。
“当白领”曾是许多人的奋斗目标,而现在“蛰居族”“啃老族”却越来越多。年轻人不爱奋斗了吗?作为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白领们该如何“突围”?新经济背景下,“工作”是否可以被重新定义?我是《倦怠:为何我们不想工作》作者波波夫,我曾对全球范围内存在的各类青年就业问题进行考察,如何破解工作倦怠,问我吧!
414
百科 2021-02-24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6个回复 共2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治怡2021-02-26

您是超越百度的老师?

波波夫 2021-02-28

请问 我们为什么不想工作 反映的突出问题 阐述的观点是什么?

波波夫 2021-02-28

oxford2021-02-26

根源还是全社会创新乏力造成的吧?

波波夫 2021-02-28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0

对文学作品中的人物进行新的解读,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权力游戏的负面人物Jaime Lannister成了读者的最爱,乐黛云老师也讲过美国读者对《小二黑结婚》里的三仙姑情有独钟。这些解读都能让文学作品的面相更复杂,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至于杨康,情况非常复杂,我们要分清两件事情,我们批评他,究竟是批评他的什么?第一是批评他明知身世之后还选择投身金邦,认“贼”作父,无君无父,这涉及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第二是批评他人品道德不行,比如虚伪残忍,例如折断小动物腿再接上,冒充动保人士取悦母亲;你继续看,会看到他贪图富贵,并且做事情极其功利,用网络用语是“精准努力”的一个人,让人并不喜欢。一个是身份认同,一个道德品质,我们往往混淆在一起。对于后者,我们完全可以说杨康是个坏人。但对于前者,情有可原,他自幼长在王府,完颜洪烈待他如亲生儿子,如果他真的反过来杀完颜洪烈,才会让人觉得凉薄。古代的忠诚观念非常复杂,并不简单以夷夏来分,而是很强调对恩主的忠诚。哪怕你以大义的名义来背弃恩主,也为人不齿。杨康真以大义的名义刺死养父,才是不符合忠孝观念的。但金庸其实塑造了一个理想人物,萧峰。萧峰情况类似,养父和生父处在敌对国家。所以他最后只能身死。…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也很有趣,确实不是几百字能说清楚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