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文尖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我是《新课标语文学本》主编倪文尖,今天我们如何教语文、学语文,问我吧!

回忆起中小学语文课,大家多少都有这样的感慨,太简单又太难。有人认为,会说话写字就算语文入门了,有人觉得,学好语文“性价比太低”,甚至有人表示,语文根本不可教。二十来年前,学校语文教育经历了世纪性的转型,《新课标语文学本》秉承着“语文还是可以教”的信念应运而生,通过“读什么”“怎么学”两方面的努力,呈现了“学本”对于语文课程的理解。
我是倪文尖,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新课标语文学本》主编。目前《学本》2.0版高中卷已经陆续与大家见面。学语文,到底需要学什么?近二十年来,语文教学有哪些变与不变?今天我们如何读鲁迅、老舍等现代经典?关于语文的教与学,欢迎向我提问!
330
教育 2021-04-01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个回复 共3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倪文尖 2021-04-04

哈,看来你中学语文课的记忆不大妙。现在,有的地方、有的学校比你那时多有改善,有的地方、有的学校,可能也还变化不大。中国很大,很多事情很难一概而论,但总体来看,我们的语文教育之路仍然是既长且阻。至于应试下的语文教育,怎样才能逃离“功利”?当问题这样提出来的时候,事情就显得是个死结了。在我看来,语文学习既有功利性的一面,也有非功利性的一面,或者说,“功利”既要有小的,也还要有大的。教育不能成为应试教育,但是教育需要面对应试,因为只要有考试就会有应试。我们不能是鸵鸟政策,得实事求是面对真实的状况,否则就容易自欺欺人。小到个人和家庭,大到学校、地区等。所以,首先要提高的,是那个需要应的“试”的水平,即在顶层设计上提高高考、中考的命题质量。这当然很难,但确实是个“牛鼻子”。假如考试考的真是社会和个人发展需要的东西,而不是靠刷题就能机械对付的内容,那么考试就不能靠“应试技术化语文”的老办法对付了,那是不是就能大大减少你贬斥的那种“功利”?当然,语文试题的命制本就是世界级难题,而我们现在有没有发挥“举国体制”的优势,集中最强阵容来对此进行研究和实践呢?所以,把宝完全押在试题质量上也并不现实,这就得靠提高广大一线教师的专业素养和教学水平了,首先是在态度和认识上,既要管“三年”的小功利,也要管“三十年”的大功利乃至非功利。同样,学生个人和家长也须要作如是想。这当然也是很难,需要全社会的努力,需要每个人、每个家庭的努力。否则,人人都在恨,甚至都在骂,而你一反思就会发现,自己其实也是你恨的骂的那个人。所以我并不敢盲目乐观,或者说我觉得,是否只有不功利,才能真正学好语文?这样说很诱人,但这样的事情多半并不存在。因为这是第一个问题,一不留神就回答得多了。也好,我估计其他许多问题也大概能从这里看出我的基本思路吧。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