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栋
上海社科院助理研究员

我是上海社科院助理研究员蔡栋,为何说金庸之后再无武侠,问我吧!

山河、恩怨、江湖梦。《山河令》的热播重燃了人们对武侠作品中“江湖”的兴趣。侠肝义胆、快意恩仇,作为现象级存在的武侠风,更存在于金庸的小说里。江湖“社畜”改变人生命运的途径有哪些?“快意恩仇”背后又有何种道德困境?

我是上海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蔡栋,主要从事政治哲学与思想史研究,也是金庸小说的玄铁粉。近年一直尝试发掘和讨论金庸小说中的政治哲学议题,也在《澎湃新闻》撰写了“金托邦”系列文章。关于金庸作品和后金庸时代武侠作品中的江湖生态,欢迎与我交流!愿与各位侠友众口说金、澎湃论剑,豪兴不浅,聊他个横扫千军、高山流水!
690
思想 2021-04-0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0个回复 共2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砂渍2021-04-14

百看不厌的经典真的存在吗?

蔡栋 2021-04-15

经典中的“经”,就是古代“经常权变”之“经”,意味着永恒、权威、绝对。是构成意义世界的思想资源。所以“经典”这个词本身就像钻戒广告一样,一颗恒久远,钻石永流传,根本不存在“久读生厌”的问题。
“久读生厌”或“百读不厌”,是审美和趣味层面的东西,一般指消遣类文化产品,在古代这类作品往往与经典无缘。像侠义小说,本就肇始于某种民间艺术形式。
时至今日,小说早已登上大雅之堂,成为“经典”文学的重要类型。但“武侠小说”仍无法摆脱“消遣文学”的色彩,距离成为经典尚远。这在于武侠小说往往是以精彩的打斗、夸张离奇的故事情节取胜,自然就落入“消遣文学”的窠臼。
金庸与此不同,情节引人入胜仅仅是他的特征之一。他的小说文本所展示的思想深度和广度都远远超越了一般武侠小说,他也是20世纪华语文学的里程碑式人物。无论从“文学”还是“文学史”的角度而言,他都非常接近经典。
另外多说一句。我并不认为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是经典。在文化产品匮乏的年代,“稍好”的影视作品都会成为心中永恒的记忆。时过境迁,一代人的集体怀旧情怀会把当年心头所爱推崇成至高经典,就像朱元璋登基后仍然念念不忘穷困潦倒时那碗腊八粥的味道。当下文化快消产品的流行似乎又衬托了过去影视作品的“精良”。如此种种,会造成一种假象:八十年代的金庸电视剧真是经典!

蔡栋 2021-04-09

对文学作品中的人物进行新的解读,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权力游戏的负面人物Jaime Lannister成了读者的最爱,乐黛云老师也讲过美国读者对《小二黑结婚》里的三仙姑情有独钟。这些解读都能让文学作品的面相更复杂,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至于杨康,情况非常复杂,我们要分清两件事情,我们批评他,究竟是批评他的什么?第一是批评他明知身世之后还选择投身金邦,认“贼”作父,无君无父,这涉及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第二是批评他人品道德不行,比如虚伪残忍,例如折断小动物腿再接上,冒充动保人士取悦母亲;你继续看,会看到他贪图富贵,并且做事情极其功利,用网络用语是“精准努力”的一个人,让人并不喜欢。一个是身份认同,一个道德品质,我们往往混淆在一起。对于后者,我们完全可以说杨康是个坏人。但对于前者,情有可原,他自幼长在王府,完颜洪烈待他如亲生儿子,如果他真的反过来杀完颜洪烈,才会让人觉得凉薄。古代的忠诚观念非常复杂,并不简单以夷夏来分,而是很强调对恩主的忠诚。哪怕你以大义的名义来背弃恩主,也为人不齿。杨康真以大义的名义刺死养父,才是不符合忠孝观念的。但金庸其实塑造了一个理想人物,萧峰。萧峰情况类似,养父和生父处在敌对国家。所以他最后只能身死。…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也很有趣,确实不是几百字能说清楚的。

蔡老师如何评价《英雄志》这本小说,个人认为不次于金庸的小说。

蔡栋 2021-04-15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