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迎春
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教授

我是上大社会学院教授计迎春,如何看待马赛克中国式亲密关系,问我吧!

最近《我的姐姐》和《你好,李焕英》的大热,让人重新开始审视家庭和亲情的关系。我们和父母相处,总是告诉自己要克制,但最后依旧没忍住吵到歇斯底里;明白父母的用心良苦,却又受不了催婚式的劝说;亲情是心灵的港湾还是道德的绑架?中国家庭的种种错位感与违和感在我们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中反映,如同马赛克般交织杂糅。
新时代年轻人和父母的关系究竟怎么样?面对职场、生活的种种难题,该顺从父母的劝说还是坚持个人内心的选择?我是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计迎春,主要致力于家庭、性别、人口转型研究。关于当下个人和家庭、传统和现代的冲突与和解,欢迎和我一起讨论!
962
焦点 2021-04-1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0个回复 共3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3个回答

计迎春 2021-04-19

很理解你的问题,这确实还是蛮中国父母的。当然我相信也有很多父母不是这样子的,比如《你好,李焕英》中的妈妈一直在强调就是希望孩子健健康康,开心快乐就行了。
我想也许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传统中国家庭的父母往往把孩子看作是自己的私产,自己没有完成的梦想希望孩子去完成,希望孩子去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对啊,“但想望子成龙的家长本身也不是“龙”啊😓”正是因为TA自己没成龙,才希望你成龙啊。
二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特别重视教育,科举考试制度从隋文帝开始距今已经有1400多年了,所以才有今天的鸡娃内卷、教育“军备竞赛”。放眼望去,世界上和我们一样擅长考试的民族真的不多了,主要也就是东亚儒家圈的国家和地区,我们的邻居韩国在这方面可以和我们一比高下。同样有着久远的重视教育传统的印度也很可能是旗鼓相当的。
三可能是我们有着差不多四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目前仍处于中高速增长中,很多人都希望实现社会台阶的上升,但是到目前这个渠道可能没有以前多了。当然这也是发展的正常规律。同时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还在建设和完善之中。所以大家普遍出现焦虑的心态,很多行业甚至生活中都出现内卷态势,包括育儿,包括教育竞争。
那么我觉得我们的社会福利体系的建设和完善非常重要,这会给我们每一个人以极大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从个人的角度来讲呢,我觉得,人生是一个过程,我们所有人最后的结果都是死亡,所以我们应该关注过程,而不是结果。父母健健康康,子女最开心;而子女开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成龙,希望这才是让父母最开心的事情。少一些攀比,多关注一下过程,生活会简单些,人也会更健康,更开心。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7个回答

计迎春 2021-04-27

可能不少年轻人面临这样那样类似的难题,特别是对于女生来说,往往面临更多的压力。我能理解到你的无力感,你也许也能理解到我回答这个问题的无力感,理论在现实面前,有时候确实非常苍白。
我觉得年轻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让人开心的事情。可是,现实的骨感有时候太过嶙峋。
人生是一场挣扎,充满了很多的妥协和斗争。而关键时候的决定,往往对人生以后的道路有深远的影响。这些决定往往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去做,需要更大的智慧和更多的耐心。所以,你需要好好地问问自己,也需要坦白的和你的父母沟通交流,不要回避和退让。
学术的道路是一条相对孤独和艰难的道路。单纯从经济的角度来讲,读了博士,你以后的收入不一定比硕士毕业收入高,职业选择的范围也往往狭窄了很多,做学术是博士毕业之后的一个主要就业方向。所以如果做这个决定,你要好好问问自己,你对学术研究的兴趣有多大。只有有了浓厚的兴趣导向,你以后才不会后悔,反而乐在其中。其次,做学术还是需要一定的天分。你可以问问自己,再和导师深入沟通,你的学术道路可以走多长,潜力有多大。
在你的父母眼里,可能是希望你尽快挣钱和尽快结婚生子,这样从经济上对TA们有所回报,从文化规范、心理上讲,给TA们面子。那么读博士和这两者不能说是完全对立,但是在时间上可能有所重合、冲突。那么我觉得你需要和父母好好沟通,让TA们知道,如果不读博士,你一生都会遗憾(是这样吗?)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今后的幸福感(是这样吗?)。而读博士不等于贫穷,你只是在更好的投资你的未来。读博士也并不和结婚生子必然冲突。如果你志向读博,也许读博期间/经历会有助你遇到对的人。而早早工作挣钱,也并不必然使得你尽快遇到对的人。
如果不读博士对你而言是一生的遗憾,那么你应该尽快和你父母沟通,说明自己的想法,寻求TA们的支持,即使TA们不支持,至少让TA们一定程度理解或者了解你的想法。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

柒星2021-04-13

这种关系是否有一定的道德绑架?

计迎春 2021-05-01

我想这位朋友问的是作为亲密关系的代际关系。我这里不作判断,做些初步的探讨,举些例子,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其实所有的家庭都是不同的,但是家庭都存在于社会之中,所以又有共性。家庭关系是一种伦理关系,必然受到道德的约束。道德是社会性的,也是历史性的,TA不是一成不变的,TA也会发展变化。比如前面回答一个朋友说,古代的二十四孝如果在今天全盘复制,比如乳姑不怠的雕像在现今就颇有违和感,而埋儿奉母更是不仅不道德也是违法的。在快速转型的社会里,不同代际的人往往会有不完全相同、也不完全不同的理念导向。那么旧的道德或者父母看重的观念可能和年轻人的追求有所不同。道德具有一种强制性,通过社会成员的监督和奖惩来实施。当然很多时候这种强制性是柔性的,和法律的刚性强制性是不同的,但是这并不说明TA的对个体的影响更小。在代际关系中,父母的一些道德伦理期待对年轻人当然也有约束作用,有时候甚至成为TA们的苦恼和负担。
举两个我的学生的研究。在一个关于养老的研究中,一位母亲从孩子小的时候就向TA灌输孝顺和以后要为父母养老的观念。这位母亲说,如果以后孩子不养TA的话,TA就穿上破衣烂衫,坐在街头,向别人数落孩子。当然我相信这位母亲是在开玩笑。但是这种理念对孩子应该是有很大的影响力,这里我就不用震慑力这个词了。
在一个关于性少数群体的研究中,一个受访者讲述自己的婚姻压力。TA说,我的父母说我自私,我说父母也是自私的。别人结婚了,你的孩子就也要结婚吗?TA幸福吗?很多父母认为我给了你这个,你就要这样想。TA说,父母告诉TA,孝顺就是在该结婚的时候,结婚生子,最后给父母养老送终。我相信这个孩子应该是一个很孝顺的孩子,不然TA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压力,但是有些“孝顺”TA确实做不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计迎春 2021-04-16

原生家庭是一个近些年很火的词,特别是在网络空间,在很多人的控诉中似乎带有一种原罪的意味。这是一个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词,英语是family of origin,就是一个人出生成长的家庭(大多数是血缘家庭,也包括收养的家庭),主要是和成年后通过婚姻或者说自己的选择而形成的家庭相比较而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家庭是一个人接受社会化,学习社会规范和生存技巧的初级群体(primary group),通过社会化,使得个人成为一个能够被社会接受的、合格的社会成员。所以说家庭对这个人以后的人格的形成,人生的经历,社会关系的建立等等都有长远的影响。在心理学、心理咨询领域,经常使用这个概念,来分析成年后人格和婚姻关系中的各种问题,比如暴力、控制、不安全感、个人成就等等。
是不是以前不讨论家庭的影响呢?当然讨论,不过用的不是原生家庭这个词。比如说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张爱玲的《小团圆》,都有对封建家庭的深刻反思。不过前者是在宏大历史话语体系里,在结构和规范层面上的抨击,后者则从很个人的角度,把家庭和个人渗透到历史飘摇的血脉之中。这个有点象我们现代讨论的原生家庭了,但是还是有更多的历史流逝和社会背景的冰凉质感。。
再看看你讲的“毕竟我们父母做子女的时候也没归责原生家庭”。那时候对家庭的讨论或者“归责”可能没有提到公共层面上来。难道以前的家庭就没有冲突吗?和家庭的关爱、和睦和温情相联系的一直都有委屈、矛盾和冲突。家,就是这样的复杂!比如最近大热的《我的姐姐》,姑妈一直为了大家庭、为了父母、弟弟一家子、丈夫、子女而牺牲、奉献,堪称道德模范,可是她是委屈的,她没有忘记几十年前的梦想,她只是一直隐忍在私领域之中,无处诉说。正是自己经历太多的牺牲和不公,这最后促使她决定支持侄女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而不是用家的名义去捆绑她。
那么原生家庭这个词,我讲有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背景。在今天的社会的火爆,我想有西方的心理咨询、灵修等文化(therapeutic culture) 的引入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全球扩张有关,关注从个人和家庭层面去分析种种不幸的根源,去倾诉去疗愈去成长。我们转型社会中传统和现代的冲突、消融,代际关系的和谐和矛盾等等的张力,正是这种反思的重要现实土壤。在互联网时代,随着个体化的进程和青年文化的蓬勃发展,对于原生家庭的讨论,慢慢燃出燎原之势,成为一种公共领域的话语。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