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丽芬
华中科大国家治理研究院博士生

我是曾调研访谈老漂一族,关于老漂族的城居乡愁,问我吧!

“孩子在哪,我就在哪”,为了帮助儿女照顾孩子,“候鸟式”离家漂泊至陌生城市的老年人,被形象地称为“老漂族”。他们忙于分担家务,穿梭在买菜做饭带娃的三点一线,自己对城市生活的需求被摆在了次要位置。有人说,大城市奋斗的不仅仅是年轻人,还有一批年过半百的老年人,在此别扭地生活着。
老漂族的安全感从何而来?他们的生存状态是怎样的?面临了哪些困难,又该如何化解?我是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博士生黄丽芬,曾调研访谈众多老漂族,如何理解他们的城乡生活,问我吧!
256
讨论 2021-10-15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1个回复 共2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黄丽芬 2021-10-16

是的,多数农村老年人及其子女之间都会存在这种温情脉脉的关于要不要干活的争议,这个没有对错,可能只是关于劳作上的观念的不同。在很多次与全国不同地区老年人的访谈中我发现,对老年人来说,劳动的意义是多重的。首先,农村老年人没有“退休”概念,只要还能动,就要去地里刨,我见过80多岁腿脚不方便,在自家门前坐在小板凳上挖红薯的老人。这启发我,劳动不仅是一种负担,更是一种基本权利,从劳动本身就能产生意义,劳动是一种本能,不仅有不依附于人的经济意义,更有满足作为人的基本需求的政治意义。其次,劳动也是农村老年人活化自己社会关系网络,老年人的一个生活困境就是社会交往不断萎缩,我们说在生理性死亡之前,多数人会有一个社会性死亡的过程,生命向外伸展的触角不断萎缩,是很糟糕的体验。与邻里亲朋交换种子秧苗、讨论庄稼长势、交流种植方法、互赠丰收成果等都为他们带来不少的喜悦、温暖和忧愁,是非常立体的社会情感体验,社会性价值就能被生产出来。再次,劳动也是老年人进行家庭情感交流的重要渠道,年轻人大多在城里生活,老年人心有挂碍,但是不想打搅年轻人的工作,他们需要一些沟通交流的媒介。访谈中的老年人说,“知道孩子们什么都买得到,但是我自己种的东西,绿色健康,是钱买不到的,而且想孙子了,他们不来看我,那我就去看他们,借着每个月送菜的机会,我不就看到他们了,每个季节有每个季节的蔬菜瓜果,这个月送辣椒茄子,下个月就可以送南瓜冬瓜”,就像年轻人回家就要大包小包地送给老人表达情感一样,老年人也通过这些自己亲手栽培、捡收的农产品与孩子进行情感表达。最后,劳动也是与自然、自我交流的重要方式,作物的生长衰败与人的喜怒哀乐是牵连起来的,也是与人的品性态度牵连起来的,心情不好了,去地里转转,看到庄稼长势喜人,立马就高兴起来了;从不同地块杂草的情况,沟沟坎坎修整的情况等就能判断这个人勤快还是懒惰,精细还是粗糙,就能转变成对劳动者的认识。总之,劳动意义丰富多样,不能一刀切地阻止老年人劳动,可以在可能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便利,注意提醒,时常问候。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4个回答

2021-10-19

父母带娃做家务当保姆,这也是啃老啊?

黄丽芬 2021-10-20

这要看怎么定义啃老了。如果将啃老单纯视作年轻人的一种躺平的生存状态,在应该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家庭角色和社会角色的时候,不努力,不工作,不尽力而为,基本依赖父母满足基本生活所需,而且持续的时间比较长,且自己改变的动力不强。那大多数父母带娃做家务的情况就不能算是啃老。
  但如果从老年人的角度出发,从代际支持的方向来看,与啃老相对照的就是养老。按照传统文化,“一辈管一辈”的责任伦理下,孙辈出生以后,无论年龄几何,祖辈就变成家庭里的老年人,这个时候就应该开始颐养天年,享受儿孙绕膝、子代赡养的晚年生活了。在这种定义下,父母带娃做家务就明显具有“啃老”的痕迹。不过学界多不采用“啃老”而是代际支持。
  按照第二种理解,啃老或者代际支持体现的是家庭现代转型中代际关系的转型,中国传承几千年的反馈型代际关系,转变成了不平衡的父代对子代单向支持型代际关系。更有意思的是,这种转变几乎就是在60后和70后这一代人身上发生的,他们年轻的时候,按照传统代际关系及其节奏赡养父母、养育孩子,但是等到他们变成老人之后,没有及时转变为家里的老人,我将之总结为中国农村普遍出现的“老人不老”现象,他们不仅继续支持子代,而且帮忙抚育孙代,向下的代际支持开始越过“一辈管一辈”的责任伦理,甚至有的老年人还操心起孙辈的结婚买房子问题。
  总之,如果将啃老视作养老的背反,那么现代社会的啃老现象具有普遍性,这是一个整体趋势。其背后支撑的是中国传统的代际责任伦理的现代变形与延续。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9个回答

黄丽芬 2021-10-20

这确实是两难的问题,老漂族就是用自己的隐忍个体化地消化这些问题,他们在老家牵挂儿子孙子,在城市牵挂老家的田地房屋,乡友人情,有的还有高龄老人,这使得他们无论生活在城市还是农村总会有放不下的担心与忧愁。
  总体来看,两难选择的症结不在子代而在老人自身,不少老漂族表示,进城之前明知很难适应,舍不得家里,但是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不少孙子尚未出生的农村老人甚至提前预期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要进城,有的老人为了缓解子代的心里矛盾,以“去你们新家玩玩”“也去城里享享福”等话语来应对,但其实他们知道,“城里哪是享福,简直受罪”,最震惊的是一个老漂族将城市高层商品房的生活形容为“坐牢”。但是为了家庭的发展,为了孙辈的健康成长,他们选择进城忍耐。总之,最终做出选择的是老人,而且现实情况是,绝大多数选择进城,只要子代有需要,他们就尽可能积极回应。
  在这个意义上,孙辈顺利成长,完成阶段性任务后,返回家乡对老漂族个体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和重新扎根,也正因此,不少老漂族对城市生活没有长远预期,融入城市对他们来说不是目标,因而也不成其为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他们的根还在老家。 这样,我们就可以从政策层面来考虑问题,针对这些预期返乡的老漂族,要保证他们有一个“回得去的老家”,这就需要在土地、宅基地、农村公共品等方便有恰当的政策维持与供给。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黄丽芬 2021-10-20

接触到的不少老年人都喜欢说的一句话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我相信您父母不愿意进城,您是完全理解的。首先,关于强硬,我觉得强硬肯定是不行的,可能会产生矛盾冲突,但是可以采取迂回的办法,例如接父母去家里试住,带他们熟悉城市生活,让他们体会一家人团圆的幸福感,也许他们能发现,城市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
  其次,关于要不要接父母进城同住,我可以分享一些调研中许多家庭比较合理的选择。一是看父母的自理能力,只要能够自理,他们出于生活习惯、自主空间、社会交往等各方面的原因都不太愿意进城受挤压;二是看父母是否双方健全,老年人普遍表示老来伴尤为重要,相互照顾、相互扶持到了晚年尤为珍贵,不仅日常照料以解决,孤独感减轻,隐性的福利还体现在生活质量上,比较有老伴的老年人与单身老年人,日常饮食节奏、生活卫生情况、日常活动范围、心理疏解情况等都存在明显差异;三是看老家村庄空心化程度,如果村级组织较为有力,村庄关系融洽和睦,村庄互助不成问题,那就算发生什么意外,也有比较及时的外力介入,例如现在不少地方农村都开始搞组织建设,老年人互助、免费午餐等项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老年人的问题。
  如果这些条件或多或少具备,父母在乡居的幸福感基本上远高于城居,那为什么要求他们进城呢?如果因为害怕出现意外情况,自己无法侍奉周遭,而选择将父母迁进城里,一方面可能因小失大,为了意外这个小概率事件而让父母长时间不适应,可能有点得不偿失,更何况意外之所以是意外,那就是不分时间地点的,不是说进了城就没有意外,关键是在意外发生之前有及时预警,意外发生之后有及时补救,乡村互助有的时候是能够发挥效果的。
  最后,在这些依托条件都丧失的时候,部分单身老人、多数失能单身老人就需要在养老院和进城与子女同住间选择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黄丽芬 2021-10-19

代际矛盾基本都会有,城市商品房狭小的空间里,两代人生活观念和生活节奏存在明显差异,肯定是会产生矛盾的,访谈对象能一刻不停地表达很久,而其中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婆媳矛盾,访谈的时候只要说到城里生活的“气”,基本上都是关于代际矛盾的。这些矛盾里尤以三类最为突出:消费习惯、生活安排、孩子养育,随着教育问题越来越成为焦点,家庭内关于教养的代际矛盾也越来越多,老漂族与年轻人之间围绕着怎么带孩子、怎么教育孩子的矛盾点随处可见。不过调研中我也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代际之间在矛盾之后也走向了调适,从而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代际矛盾。例如在孩子养育问题上,越来越多的家庭采取一种教养分离的代际分工模式,奶奶主要负责生活照料,爸妈负责大部分的家庭教育,还有在教养时间上的代际分工,工作日主要由奶奶负责带孩子,保证爸妈的休息时间,周末主要由爸妈带孩子,给予奶奶踹口气的空间,也给室内室外多种形式的亲子互动充足的机会。
  至于代际对立,有收集到一些案例,但是总体上不多,占比微小。而且代际对立的主要原因是“气”的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没有得到及时纾解,这种情况下老漂族一般选择当“甩手掌柜”,在还没有完成阶段性任务的情况下提前返乡。但是一般情况是,过了一段时间,因为自己调适和牵挂、子代道歉恳求、亲朋从中调和等方式,“气”被释放,心理包袱放下了,老漂族又继续完成自己的使命,回应小家庭的需要。

黄丽芬 2021-10-16

肯定也有很适应城市生活的老漂族啊,但目前来看,能够顺利融入城市生活的尚属于个体现象,而融入存在各种困难的却是群体问题。在不少城市,政府、社区和社会组织确实在做出很多积极尝试,有的取得了一定效果。对于老漂族现象的未来,我的判断是,这是中国社会和家庭发展的阶段性现象和问题,一是受到现阶段我国城市化进程的框定,也就是说,年轻人虽然在城市里生活甚至是买房了,但是没法单独依靠自己安家乐业,必须要父辈的辅助,半城市化的背景下,举全家之力也只能送年轻人进行工作,保证孩子在城市接受教育,而大多数老漂族并不是现阶段城市化的成员。二是从现阶段老漂族个体来看,他们多是前半辈子基本从事农业生产,生活在农村的,所以在他们身上就存在着城市与农村生活的巨大张力,这是与这辈人人生轨迹伴随的特点,但是可能到了2030年,充当老漂族的群体已经是75后,他们年轻时是城市农民工,因而有着丰富的城市生活经验,可能城市融入问题在他们身上就没有那么突出,或者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出来。三是国家、社区和社会对这个群体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很多人在行动,很有可能探索出各种解决或者缓解问题的办法。总之,老漂族可能会存在很长时间,与农民城市化进城高度挂钩,但是老漂族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的普遍性,作为一种社会问题的严重性肯定会逐渐变化,而且我个人的判断是比较乐观的。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2

整体来看,城市不想结婚的年轻人还是多于农村的年轻人,这是因为婚姻与家庭观念的转变往往是经济发展、城市化、居住方式转变等方面带来的,城市经济更发达、居住方式更多样化、传统的家庭观念也进一步被弱化。
  从不婚的原因来看,不仅仅是城乡差异,更多的差异来源于社会经济地位与一些宏观的社会因素。
  对城市地区的男性而言,较差的经济条件会造成被动不婚,从数据来看,对于只有小学教育程度的“80后”男性,有接近15%可能会维持终身不婚,因为没有办法积累足够的婚姻经济基础。
  对农村地区的男性而言,至少在“80后”群体中,个体的社会经济地位对终身不婚的影响倒并没有很大,不同教育群体仅在进入婚姻的时间上有差别,但在最终进入婚姻的比例上差别不大。造成他们能否进入婚姻更重要的因素,可能是所在地区的性别比,如果适龄的女性太少,也同样会造成一部分农村地区男性的被动不婚。
  和男性略有不同,农村不婚的女性非常非常少,不婚的女性往往集中在城市高教育、高收入的群体中,也就是所谓的“剩女”(但这其实是一个充满歧视性的词语)。在“70后”受过大学本科及以上教育的女性中,大约有5%可能会维持终身不婚,造成不婚的原因被动与主动兼而有之。一方面,她们无法找到在学历、收入上与自己相匹配的男性,这是被动的一面。但另一方面,这些经济独立的女性也不想要在婚姻上将就,如果不能找到合适的对象,宁愿不婚,这是主动的一面。然而,在“80后”中,我们看到“剩女”其实已经成为了一个伪问题,高收入、高学历的女性在择偶市场上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80后”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教育的女性,结婚的比例超过教育程度比她们低的群体。

24

关于当代年轻人的婚育问题,我认为可以从态度与行为两方面来看。
  从态度方面来看,根据全国调查数据,当代年轻人不愿意进入婚姻和不想要生育所占的比例并不是很高。在“95后”和“00后”群体中,不想结婚的比例也仅有3%左右。类似的,在“90后”中,被问及自己的理想子女数量时,也仅有不到5%的受访者回答不想要生育子女。
  从行为来看,在2018年调查时,对于25-30岁的男性和女性,分别有约70%和85%已经进入了婚姻,而在这些进入婚姻的女性中,有85%已经生育了至少一个子女。因此,虽然在网络上关于不婚不育的讨论非常热烈,但是现实生活中不婚不育仍然并非主流的选择。但是,相比于“70后”和“80后”,年轻的“90后”与“00后”确实在婚姻、生育的观念与行为上发生了变化。一方面,年轻人不断推迟进入婚姻的时间,晚婚越来越普遍,另一方面,年轻人的理想子女数量平均也更低,更偏好小型化的家庭。
  对于你提到的约定俗成的婚姻,可能更多是以婚前同居的方式而存在。的确,中国的年轻人现在的同居非常普遍,在2010年之后进入婚姻的人们中,有超过40%都有过婚前同居的经历。但是,同居目前在我国仍然不能取代婚姻,人们会把同居作为“试婚”或者婚姻的前奏,如果两人相处合适的话,最终还是会选择正式的进入婚姻。从数据角度的佐证就是,同居在我国维系的时间相对较短,平均只有10个月左右,跟婚姻相比,并不是一种稳定的家庭形式。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