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逸雯

我四年前放弃高考上大学,退出“内卷”的人生现在怎样了,问我吧!

曾经我也按部就班地学习、考试、升学,生活总是有现成的“下一步”,后来我慢慢地厌倦了——这条路将要带我去哪里?我想去的又是哪里?最终,在高中的第二年,我决定退学,去探索自己的路。
我是蒋逸雯,四年前我放弃高考、上大学,过程中获得了哪些别样经历?今天的我在以什么样的方式努力?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路?欢迎和我一起交流讨论!
646
目击 2021-11-04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6个回复 共8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VVWWWVVW 2021-11-12

题主可能刚20出头吧,我的经历可能有点相似,不过我的经历比你长就是,作为一个反体制的一份子(以前叫奋青),我们都是追求自由的人。我05年准备辍学,父母不同意,想跟好朋友移民荷兰父母也不同意,因为我从小喜欢艺术,后面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期望(父母太疼爱我了),我花了半年的时间考入了本省一所还行的本科,入学一个月后退学了,把父母气的。后面的生活就如你所向往的生活——自由的灯塔引领着我,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自由的鸟,想去哪去哪,想停哪停哪,因为学艺术的好找工作,我生活收入也不用太愁。如今15年时间已过,如今的社会也不断进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多的时候我作为旁观者观察旁边人的生活,自己想法也变化了。等你驻足回望时,其实人生的道路太多了,并没有哪种道路是最优的,并没有哪种追求是最崇高的,走好自己选择的路才是最重要!不过现在我这个年龄大了,父母年龄也大了,最近他们都生病了,我现在就想多陪陪他们。如果我总结自己这半生,犹如一直自由雄鹰直飞蓝天,飞过大半个中国,飞到如今突然发展自己就是一只风筝,或许我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翅膀的底下还系着一根细绳,就像路遥的诗一样,当我们想挣脱,细绳的一端却系着父母的心,我们有能力挣脱,但线却犹如针穿过父母的,结果就是滴血和心疼。我们都是成长于中国传统家庭,或许亲情方面是永远深植于我们的心田,适合的时间适合的温度总有一天会发芽。中国的哲学家早已说穿,每位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都有“恻隐”心,自由可以追求,只是要付出代价的,在承受范围内都可行。

蒋逸雯

一、人生可以不内卷
我确实很年轻,对世界的认识还很有限。退学、放弃高考只是我的选择的一部分。大家提出的问题,绝大部分我在退学前都考虑到了。不读大学,但又去跟读大学的人在人家的模式中去竞争,必定是很难的。但我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我不喜欢上学,对大学也并没有很多期待(中学时期我曾经参加过Isec的支教活动,在中山大学里的一个ngo实习过,所以跟大学生的接触很多),更不喜欢一般理解中的“好工作”。所以,我在决定退学的时候,实际上是退出了整个系统,选择了另一种生活。而今天我的生活,也确实跟大部分人的生活不一样。退学后两个月,我就从老家,一个小城市,但也是个地级市,独自来到了云南香格里拉,一个小县城。在这里我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各有各的想法,做着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事情,但都以自己的方式在生活。他们给了我很多的信心。我住的地方开车15分钟就是雪山、草原,想要放松的时候,我可以跟几个朋友到草原上去烧烤或野餐,需要拍产品照的时候,我也可以借着机会去周边的森林、湖泊、牧场…这四年来,我基本base在香格里拉,每年都会出去旅行,在国内自驾,或是出国背包旅行,有时参加一些国际组织的活动。我也会有意识地常常到一线城市走一走,跟那里的朋友保持交流。我觉得卷不卷真的是可以自己选择的。
(字数超了,评论区我继续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9个回答

着实也是一种曲线救国的思路。刚看到这个话题确实是有些诧异,毕竟不高考,不读大学是几乎所有人认定的“黑暗”的路。但从蒋女士的言辞中可以看出,就算没有参加高考,进入大学,您也是具有一定的思辨能力和表达技能的。
我的感触是,走什么样的路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救国。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问世前,所有军队在按“常规”打仗,白天打架,晚上休息,打赢吃席,打输认栽。现在看起来的“歪门邪道”,可能恰恰是意想不到的最优解。
但大多数人之所以选择了参加高考,走大学这条常规路线,其实是社会认同和群体规范使然,迫于群体的压力,个体自然而然会选择群体认为正确的事,更不用说心智尚未成熟,对世界与社会一知半解的高中生了。选择走高考路线是常规操作,不走高考路线是一招无人理解、使自己独立于群体而需要饱受被孤立恐惧的折磨的险棋。
具体这招险棋是否是一招好棋,曲线救国又是否成功救了国,只能由蒋女士自己下定义。毕竟生活千姿百态,不是只有一种人生才是成功的,只有一种样子是幸福的样子。
但必须指出的是,不参加高考仍然是一件风险非常高的人生道路,需要十分小心的斟酌,一般高中生也无法为下错这步棋做好充足的心理和实际技能的准备,承担不了做错决定的后果。不能打着“退出内卷”的旗号而将本应学习进步、完善人格的青春年华虚度。真要“退出内卷”,应当有充足的规划和家庭背景、独立完善的人格,否则只是撒谎拿时间玩游戏,自己骗自己罢了。我仍然认为绝大部分高中生不具备走这种曲线道路的能力,也不应模仿。
不知道蒋女士是否认同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蒋逸雯 2021-11-04

一、从我自身的情况来说,我身边比较亲近的亲人朋友,其实都比较理解我,可能也是出于他们对我的了解和信任。尤其是我妈妈,她很支持我。同时呢,我也有了解到一些不是那么亲近的亲戚朋友的关心、疑惑、质疑和反对。说实话,因为对我影响不是很大,所以我跟我妈妈都没有太理会。还在上学的时候,我就有在写作,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所以获得了挺多朋友的支持,但因为不支持的朋友可能并没有向我表达出他们的看法,所以我也无法知道自己写下的文字有没有回应到他们的质疑,有没有改变他们的想法。如果要给其他人一些建议的话,可能就是多心平气和地、理性地表达,文字会是一个很好的表达方法,同时也可以和家人朋友一起做一些风险与能力的评估。
二、我自己并没有跟传统教育出来的人有太多的竞争,也是因为退学之前我就知道自己不喜欢大家眼里的“好工作”。我退学后有过三次工作经历,分别在酒馆、青旅和手工艺品店,都不是我们一般理解的企业,对员工的要求也更灵活,比如沟通能力、应变能力…退学后,我一直没有停止服装设计的学习,所在在第三年,我决定以创业的方式来继续学习,同时也可以挣到一些生活费。可能这些经历不是太有借鉴的价值,如果你还是喜欢比较正统的工作的话。但据我所知,现在越来越多的创新型小企业,比如一些自媒体,在人才观上已经非常开放了,如果你有想法、有能力,他们会很愿意了解你,给你机会。
三、我在逃离学校的时候,也同时逃离了原来的整个生活方式。退学三个月后,我就带着我几乎所有的家当来到了香格里拉,这本就是一个生活方式非常多元、文化上非常包容的地方。在这里,养活自己并不难,但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生活,必然也是需要非常多的努力的。但我努力的过程是开心的。我觉得,如果只跳出来一点点,不完全解放自己,就看不到更多的可能性。仅仅是退学,但其他的方面不做改变,其实还是留在别人的系统里,不按照别人的规则去竞争,必然很难。只能彻底地改变,离开整个系统。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