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喆
经济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我是经济学家万喆,如何从经济学角度看待结婚难,问我吧!

2021年,我国结婚登记数据为763.6万对,创下36年来的数据新低。长期以来,社会偏见中常将结婚率低的责任归结为女性眼光过高,“剩女”等标签也因此衍生。然而结婚率低的现象实由众多因素综合导致。从人口结构来看,中国男性人口比女性多三千多万,失衡的比例造成部分男性或女性无法按照普遍的偏好择偶而出现“婚姻挤压”;经济问题也常被视作阻碍两性迈入婚姻的原因,男性常常一说到“没结婚”就表示“没有钱”,将原因归咎于高额彩礼或房车需求。
当代年轻人为何结婚难?如何理解婚姻挤压现象的产生,背后到底是社会规律还是自我选择?“彩礼”造成了婚姻不平衡,还是婚姻不平衡造成了“彩礼”?我是经济学家万喆,如何从经济学角度看待结婚难,问我吧!
1k
讨论 2022-04-0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9个回复 共7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万喆 2022-04-08

我曾经在生育率和生育意愿问题上写过一个系列文章。当前,经济社会发展很快,人在其中的角色变化也很快。女性在新时期也有很多焦虑。如果社会不能对这些女性焦虑作出及时反应,女性的焦虑更深,势必就会影响其生育意愿和行为。
所以,生育意愿,看女人,也要看男人怎么看女人。
当男女性的对等意识相近,其生育意愿就比较容易达成一致。无论是在男女权利平等意识更高的一些发达国家,尤其是福利更好的北欧一些国家,或者是在男女权利平等意识更低的一些国家,尤其是受一些宗教影响更深的国家,其生育率可能都会更高一些。而当双方的平等认知相差较远,处于一个“深化认识”的中间阶段,则观念撕裂往往带来更低的生育意愿。作为儒家文化深刻影响的国家和地区,女性已经开始考虑的更多,而男性和整个社会没有太好的跟上,因而形成了权利意识的“剪刀差”,从而体现在了生育这个大家最不得不合作的问题上,形成了低的生育率,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2019年,韩国上映了一部电影,叫做《82年生的金智英》,讲述了一名女性成长的日常,这个名字是个最普遍的名字,而她的生活如此普通,却充满了琐细日常中女性所受到的歧视和忽视。首映当天,票房超过14万人次,但根据韩国Naver电影网站可以看到,男女性的评分呈现两级化,女性评分高达9分以上,男性则给出一点几的超低分。事实上,电影根据小说改编,小说曾被文在寅推荐,但在网络上则掀起了“腥风血雨”,引发大争论。电影在准备期,接受角色的女主演社交媒体账户下就涌进几千条来自男性的辱骂。一旦有女艺人在公众场合提起这本书,无一幸免地都遭受到网络舆论暴力的洗礼。如果你仔细想想,这可能就是韩国生育率全球最低的原因吧。
在婚姻问题上,恐怕也是同样的原因和逻辑。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

万喆 2022-04-07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