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宸

我在方舱给孩子上数学网课,关于我的战疫见闻和日常教学,问吧!

我是郑宸,上海市教育学会宝山实验学校的一名七年级数学老师。4月9日,我进入了虹口区的方舱医院开始集中隔离,跟其他患者相比,我的随身物品显得有些特别:笔记本电脑、耳机、铅笔盒、草稿纸、教科书、练习册、教学参考……我将教学工具也带入了方舱,在特殊的环境里给学生上起了网课。
我想,既然进入集中隔离点了,倒不如给学生上好这一堂难得的“生命教育”课,边工作边隔离,让我在方舱医院里的每一天都特别充实和有意义。检测阳性后,我如何调整心态继续上课?如何保障日常教学?关于我的战疫见闻,欢迎向我提问!
533
焦点 2022-04-12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2个回复 共2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柒星2022-04-12

上网课对学生自律要求更高了吗?

郑宸 2022-04-20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柒星2022-04-12

上网课对授课质量有影响吗?

郑宸 2022-04-20

柒星2022-04-12

上网课学生更容易走神吗

郑宸 2022-04-20

柒星2022-04-12

上网课的弊端在哪?

郑宸 2022-04-20

柒星2022-04-12

上网课对学生的影响?

郑宸 2022-04-20

oxford2022-04-17

方舱里那么多人,嘈杂声不影响上课吗?

郑宸 2022-04-20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