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楠
上海市政协委员、投资人

我是疫情期间做送药骑手的政协委员、投资人邵楠,关于跑腿的半个月经历,问我吧!

自3月31日注册成为众包骑手之后,我已经接单跑腿半个月。此前我一直在投资行业深耕,从未想过会加入跑腿接单的行列。在众多货品类型中,我选择只接药品单,因为药品订单加价低,愿意送药的骑手并不多,而药品作为急用刚需又关乎着众多人的安危。在半个月的送单过程中,我见过收到药品感动到热泪盈眶的病人家属,遇到过在充满异味的肉铺里默默隔离的老板,护送过骑行20公里才能回家的方舱医生,也体会过骑手配送过程中找不到路、被顾客骂的艰辛。
做跑腿骑手送药的半个月,我经历了哪些难以忘怀的故事?疫情封控的当下,常被误会“要价高”的骑手小哥,他们的生活情况到底如何?我是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拙朴投资管理中心创始合伙人邵楠,关于我做跑腿骑手的经历,问吧!
637
目击 2022-04-15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8个回复 共2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邵楠 2022-04-1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讲一件跑腿中遇到过的感触最深的事情吧

柒星2022-04-15

会投资骑手类似的平台吗?

邵楠 2022-04-21

柒星2022-04-15

感受到骑手算法的压榨了吗?

邵楠 2022-04-21

您好,请教下,如果外地来上海,有什么要求吗?

邵楠 2022-04-21

这会儿做骑手,应该会受到很多委屈吧?请问您是如何处理的呢?

邵楠 2022-04-16

您觉得做跑腿最难的是什么?中途有没有想过要放弃呢?

邵楠 2022-04-16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