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肖战:还没准备好做一名偶像

澎湃新闻记者 王心仪

2016-02-01 11: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宾俊杰(左)和肖战(右)。
《燃烧吧少年》的选手们全封闭式集训的“少年城堡”里,少年们刚刚结束上午的训练,穿着便服在练习室里进进出出。彭楚粤若有所思地踱着步,心里多半在思考即将练习的舞蹈和音乐;谷嘉诚像个“小老头”,进门开始就东张西望;赵磊和另一位工作人员,在角落对着落地镜忘我自拍……肖战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的专访。
第十一期比赛中肖战的“机长”造型。
当天上午,记者们在天娱影院提前观看了《燃烧吧少年》第十一期节目,优越的身高、元气的笑容,让肖战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眼杀手”,就连采访时,队长彭楚粤也可劲儿地调侃他:“肖战是我们队的人气王。”去年比赛进行过半,有营销号爆料他将参演某大IP影视项目,提到这个,肖战一脸“状况外”的表情,闲谈间更是不忘自我洗涮:“哎,你看我这种‘三十八线’小艺人……”
生活里的肖战讲礼貌,懂规矩,言谈间散发出一种邻家学长的亲和气质,他的好看并不具有攻击性,难怪从第一期开始就有学员调侃,肖战是团队里人缘非常好的“交际花”。
彭楚粤(左)肖战(右)。
住在城堡里的少年,很少通过手机和外界联系,过着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生活,对于自己人气的认知,也仅仅停留在一个不断增长中的数字。“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确切有多少粉丝,60万吧?”肖战问。“72万。”记者查询完毕,告诉他。(截至发稿前,肖战的微博粉丝数涨到了84万。)他点点头,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比赛之前,他记得,自己的微博大概只有1000左右的粉丝数。
采访肖战前,还是了解了一番他的传说,“校草”、“学霸”、“文艺男神”、“校园歌手”等等标签,大二时和朋友成立设计工作室,接一些LOGO,VI设计的小活儿、参加了一个“天雷滚滚”杯海报设计大赛……毕业后,做着一份安逸的设计师工作。
少年频道节目录制,左起谷嘉诚,伍嘉成,肖战。
“从小到大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曲折吧。”肖战睁大眼睛,认真想了想,“真的没有。就是平平凡凡,幸幸福福,这样一路成长过来的。”直到《燃烧吧少年》导演组看到他的照片,通过老师联系到他本人,他抱着“好玩儿”的心态来了北京,才知道这个比赛其实并不那么“好玩”——从零开始练习舞蹈,练废了一个脚趾指甲盖,还有一次踢到下巴,很久舌头都不能正常说话。他也第一次体会到竞争的激烈,离别的残酷和难舍。
今年跨年,面对出现在机场的人山人海的粉丝,肖战自觉,还没做好成为一名偶像的准备,骨子里,他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宅在家里养猫、看看电影综艺美剧、太阳好的话就在露台睡一下午的普通男孩。成为艺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幸,家人给了他去闯一闯的足够自由。
少年频道节目录制,左起夏之光,肖战。
2月6日,《燃烧吧少年》直播最终决赛,8位选手分为4人一组的两队,争夺最终出道的唯一机会。决赛现场会根据节目组导师、90后大众评审、观众投票等意见,综合决定最终结果。
据工作人员透露,“大牌帮帮唱”环节将延续到总决赛中,“火星弟弟”90后唱作鬼才华晨宇已确认加盟,将以“帮唱嘉宾”的身份,分别与两队少年同台演出。总决赛当天,“百变天后”蔡依林也将作为特邀女神现场表演,并参与打分。
据消息称,出道人数虽然是四人打底,但是上限不定,为少年们的最终命运更添一分悬疑色彩。目前唯一掌握的消息,是肖战所在的红队第十二期最后一首演唱曲目会是《天空中最亮的星》。问肖战比赛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情,他只哈哈笑着,向身后的沙发一躺:“先回家躺两个三天吧,好好休息,什么都不想。”
告别的时候,肖战正在城堡大厅里研究一份课表,见到记者来了,摸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道:“你看啊,最近课表排这么松,我们有了休息时间,结果零食吃太多,长痘了……”感慨完毕,肖战转身准备进屋练习比赛曲目,记者提醒他:“你的鞋带开了!”他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哎?”,尾音还留在空气里,人已经一溜烟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比赛决赛来临前的倒数一周,8位少年们,都在为收官之战做着最后的拼搏,这个冬天的经历,也将是他们人生非常重要的一课。
舒淇战队(上)和李宇春战队(下)将在2月6日竞争唯一的出道机会。
【对话】
“舞蹈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挑战”
澎湃新闻:你大学是设计专业毕业的,怎样的契机让你进入《燃烧吧少年》比赛?
肖战:其实学设计也算是学艺术的一种,艺术之间是相通的,我私底下一直挺喜欢唱歌。然后今年六月份,节目组海搜的过程里,导演通过学校老师问到了我的信息,然后看了我的照片,主动联系到我本人。当时,我已经毕业了,在一个传媒老师开的设计工作室里工作,环境各方面都挺不错的,导演问我:“你想不想来嘛?”然后我就说:“哦,好啊,来玩儿嘛……”当时都不知道来干嘛的,然后就一路走到了这里,回想起来,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澎湃新闻:参加节目之前,你有登台表演的经验吗?
肖战:其实也不算是经验,就只是在学校参与一些社团活动,合唱队表演,以及自己参加校园歌手比赛等等。我在学校不算那种“风云人物”,应该说“文艺积极分子”比较合适。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非专业的选手,参加偶像团体生存赛,最大的“冲击”是什么?
肖战:不仅仅是冲击,算是一种挑战。因为我完全不会舞蹈,到了这边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学的,7月份开始我们进入训练营,30多个学员一起学,我是特别有压力的。最开始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安安静静唱歌就好了。结果,节目到后面的走向还是以跳舞为主,所以还是下定决心逼迫自己去学习,不然没办法。直到现在,我也不敢说对舞蹈完全有自信,就只能尽量跟大家保持一个平行的状态,在不拖后腿的情况下做好,这是我给自己设定的底线。
澎湃新闻:怎么攻克舞蹈这个困难?听说脚趾和膝盖都受伤了?
肖战:对,我在节目中也说过,大拇指有一个指甲盖掉了。因为我们舞蹈中经常会有踮脚的动作,我练舞时力度不当,方法不当,导致整个脚部血液不通压迫到大脚趾,指甲盖淤血坏死,后来整个脱落了。现在长出一半儿了,画面还是有点不好看(笑)。膝盖也有轻微的积水,因为有很多下蹲的动作我的发力点也不对。但是,这几天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
澎湃新闻:集训的这几个月,每天练习强度是怎么样的?
肖战:其实很累,最辛苦的时候一天只睡一个小时,一直唱跳,这几天刚好有一个休息的空档,所以有喘息的时间,真正忙起来,平均每天睡四五个小时都是很正常的。
澎湃新闻:训练强度这么大,会比较压抑吗?怎么调节自己的心情?
肖战:我觉得倒不是压抑,我会跟自己比较较真儿的,都是舞蹈上的东西,比如一个动作老是做不好,我就一遍一遍把它做好为止。情绪方面,其实我私下玩儿得是很High的,我跟欢欢(彭楚粤)两个人,经常会适当地自high一下啊,宣泄一下情绪啊,所以总是疯起来被拍到很丑的样子……(记者:疯起来让自己都怕?)我疯起来还好,没有欢欢可怕,我们舒淇队欢欢最活跃,谁都控制不住他,其实春春队那边情绪管理方面比我们好很多呢……
澎湃新闻:参加比赛至今,心态上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肖战:我觉得最大的改变是心态上更加坚定,更知道自己的想法,因为之前自己处于一种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根本不知道这条路应该怎么走的状态。
“离别比训练更残忍”
舒淇战队。
澎湃新闻
:作为现有8位成员里唯一一个从春春队转换到舒淇队的,相比其他成员多一份适应的经历,这中间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
肖战:其实我还蛮感谢这个过程的,8个人里面只有我有这样的经历,这个经历让我迅速成长,因为我之前可能在春春那边呆的时候,更多顺应她的风格和训练方式,春春的训练方法是顺应每个人的特色,像我的话,她会更多适应我的风格,给我安静一点抒情一点的选歌,但是淇哥这边,对我的要求是每一场都要有突破,而且会经常要求我收起温柔的眼神,要展现霸气的一面。所以我到这边来以后,每一场的风格都是很多变的,歌路和舞蹈也不一样,其实我还蛮感谢这种赛制,让我有更多历练和突破的机会。
澎湃新闻:最满意节目中哪一场演出?最不满意呢?
肖战:哈哈,不满意的我就实说了,就是刚刚转队后的那一期,我唱的那首《冻结》,那时候确实状态有点不太对。然后,我比较满意的是第三期的《Close to You》,第七期“团魂”那一期也是对我来说也是比较重要的,我们唱《Why Nobody Fights》,那一期对我来说是一个转变,更多风格的突破。
澎湃新闻:怎么改变面部表情的表现力?
肖战:就是照镜子,反复观察自己,调整自己的表情,其实真的很简单,并不难,只是时间问题,留给我们的练习时间真的太少了。
澎湃新闻:你是所有选手里年龄最大的,平时在团队里是什么角色?
肖战:对,高龄选手,哈哈,我算是家长型的吧,服务型,负责收拾东西,切水果给大家。我自称“风纪委员”,每次在大家疯起来hold不住的时候,都说,嗯,淡定,淡定,淡定……还有在舞台上,像上一场比赛,大家的情绪比较失控的时候,队伍里面需要有这样一个人来稳住大家的情绪,让节目和表演顺利进行下去,我觉得我挺适合做这个角色的。
澎湃新闻:每次有成员淘汰时,你似乎比较习惯一个人流泪。
肖战:我始终觉得,情绪还是要反复控制,情绪这个东西,不要太过于外放比较好。反正我一直提醒自己,很多东西,不用在镜头面前展现出来,默默地做吧,你的付出总会有人看到的。没有必要去争抢一些东西呀,像抢镜头什么的就更没有必要了。
澎湃新闻:比赛过程中情绪最无法控制的是哪一场?
肖战:应该是第六期吧,宾宾走的时候,因为我跟宾宾真的玩得很好,当天我们比赛回来时,他其实还在宿舍,还没有走,然后我就抱着他,很舍不得,又是一顿难舍难分,哎……
澎湃新闻:残酷的不是比赛本身,残酷的是离别。
肖战:对对对,离别是最惨的,我觉得训练反而是可以忍下来的,苦,痛,都可以忍,但是离别对于我来说,真的有一点太残忍了。
澎湃新闻:所以有很多粉丝说,肖战承包了这个节目所有的“泪点”?
肖战:哈哈,泪点应该是小伍(伍嘉诚)承包的吧,他那么能哭,我们都叫他“爱哭Boy”……(他是自己哭,你是虽然隐忍,但能让别人哭)我吗,哎?我还好吧,还好……
“还不适应走在路上被粉丝拍”
澎湃新闻:参加比赛开始到现在“与世隔绝”多久了?
肖战:大概有两三个月了吧,我们的手机是被工作人员收掉的,完全不能用,只有我们在发微博的时候,群管可以把手机借给我们,然后发完之后再交回去,那一个空档,就可以迅速看一下微博,但是时间也很短暂。
澎湃新闻:所以,你对自己的人气现在有概念吗?
肖战:其实发微博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到自己的粉丝数量和留言的,但是,对我来说那都是很缥缈的东西,最终还是要看比赛结束之后的发展,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澎湃新闻:比赛结束以后,离开城堡,你会一下子面对蜂拥而来的粉丝。
肖战:上次跨年的时候,我有感受到粉丝的数量,确切地说,有一点点被吓到,当时机场来了很多人,当然是我们所有选手16个人加起来的粉丝,她们拿着相机来拍我们,找我们签名,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点不适应,毕竟从一个路人,嗯,从一个拍别人的人变成被别人拍的人,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澎湃新闻:你的父母支持你做艺人的工作吗?
肖战:我的父母其实还算支持的,他们虽然完全不是艺术相关行业,但是,像我爸爸在我小的时候,曾经在日本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对我的教育一直就是偏综合性,不只看我的读书成绩,从小让我学了很多东西,比如小提琴啊,画画啊等等,他们就觉得,你年轻嘛,出去试一下咯,去玩玩看,自己开心就好。
澎湃新闻:准备好要成为一名偶像了吗?你应该明白,偶像和艺人其实还不太一样?
肖战:是的,我自认为还没有准备好去做一个偶像,偶像的责任更大,传递的每一个举动都会影响到你的粉丝,我觉得,我现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澎湃新闻:你算是一个“主意大”的孩子吗?
肖战:我算是对自己一直比较有想法的人,不太会受别人的影响,我是比较听从自己的内心,当然,我会听取人家的意见,但是所有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
澎湃新闻:现在很多营销号爆料,你要参演一些大IP的影视项目,外形条件这么好,自己是否更倾向于走演员这条路?
肖战:这些我真的不清楚,现阶段还是想说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眼前的比赛上。如果有荣幸走演员这条路也蛮好的,演员和歌手不冲突,现在也有很多演员在唱歌,不是么?
澎湃新闻:自己比较喜欢的演员和歌手是谁?
肖战:我比较喜欢的演员是周迅前辈、淇哥(舒淇)的类型。歌手一定是孙燕姿,她是我从小到大,一直到现在还在喜欢的歌手,我喜欢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歌,还因为她的性格,她的那种淡雅,与世无争的感觉,是我特别欣赏的。
澎湃新闻: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肖战:我喜欢温柔一点的,知书达理一点的,但是有时候也要有一点自己的小性格(听上去好像是两个肖战在照镜子……)哈哈,其实我还好哎,我私底下的性格其实会有一点小急躁,也并不是像表面那么的安静,那么的温——和——(拖长音)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燃烧吧少年,肖战

相关推荐

评论(6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