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19

预约HPV九价疫苗前,我依旧无法与父母谈“性”

实习生 孙凌霄 赵睿佳 澎湃新闻记者 任雾
2022-09-14 19:17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人物 >
字号

默沙东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近日,默沙东九价HPV(人乳头瘤病毒)疫苗在国内的接种年龄从16~26岁扩展到9~45岁女性的消息引发关注。HPV疫苗常被称为宫颈癌疫苗,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可以预防癌症的疫苗。

“扩龄”消息一出,能预防9种HPV病毒的九价疫苗变得更难约了。

但是在约苗之前,年轻的女孩要与家人沟通接种就已困难重重。一方面,打三针的价格从三千到一万元不等,尚未工作的女孩们需要获得家庭的物质支持;另一方面,疫苗与“性行为”直接相关,HPV病毒的主要传播途径为直接接触传播和性活动传播,然而受访女生们却发现很难与家长“把话说开”,双方关于“性”的沟通往往相互回避又相互试探。

冯秋月想打HPV疫苗,却被父母以“你这么小,还没有性生活”拒绝;刘彤担心疫苗接种前的检查会让母亲发现自己堕过胎;陈澄不敢向父母承认,自己在接种疫苗前就已经有过性行为,“明明是一个在有性生活之后能保护你的疫苗,即便家里的人主动让我打这个疫苗,却依旧在规避讨论‘性’。”

国家卫健委《宫颈癌诊疗指南》2022版 截图

关于那些难以言说的尴尬、尚未消解的困惑、以及什么是理想的家庭性教育,以下为她们的自述。

“我一直跟爸妈立着小孩子人设”

刘彤 23岁

前几天,我看到九价HPV疫苗适用年龄扩大到45周岁的新闻,就马上跑到客厅跟我妈讲,“我可以不用着急打疫苗啦”。可是她抬起头来盯着我,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好像忘记了她一年前曾经催过我打疫苗。

她跟我提起HPV疫苗那天,是2021年5月,距离我告诉她我恋爱了有半年时间。

那天,我和妈妈就像平常一样,在打电话闲聊。聊了一会,她突然在电话那头提起HPV疫苗,建议我早点去打。她那边环境有点嘈杂,我甚至断断续续听不到她在说什么。我记得她一共说了三四句话。她说HPV九价疫苗很难约,比较贵,要我自己留意一下,她也会在家那边帮忙打听。

她跟我说完,我还是没怎么把打疫苗这个事放在心上。我害怕疫苗之前的筛查,会让她知道我堕过胎。

我爸妈是绝对不会容许我进行婚前性行为的,更别说怀孕和堕胎。在我妈看来,性行为就是洪水猛兽。我能想象到,如果我告诉他们,他们会用从小到大一贯的说辞,说我不自爱、不自尊,说我以后嫁不出去。

我家人对我的性教育,是说教式、禁止式的。

我妈第一次跟我提到性,是在初三。那年我刚来月经,不是很通畅,我妈就带我去看医生。在诊室里面,医生脱下我的裤子,取我的样本,我妈也在旁边。医生一边操作,一边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当时我还听不懂医生的意思,心想我有没有男朋友跟月经不通畅有什么关系嘛。可是一回到家,我妈妈就很严肃地跟我说,医生这样子直接问我有没有男朋友非常不礼貌。她说,如果以后再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我要尽可能回避。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是我的隐私,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其实那时候我心里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就是不能告诉别人我有没有过性行为。但我嘻嘻哈哈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最早喜欢看的一部美剧,几乎每集都有滚床单。一开始我觉得场面好刺激,但后面会往更深处想,这件事是一种表达爱意的方式,不是我之前理解的下流、肤浅、不检点。那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了我和我妈有观念上的冲突。

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妈会立规矩,不让我谈恋爱,还说女生最宝贵的就是“那层膜”,只有在结婚的时候才可以“做这个事”,这样男方才会爱护我。我爸跟我提恋爱方面的事情比我妈更隐晦。

我爸唯一一次问我恋爱的事情,是在高中送我上学的路上。他问我,没有男同学给你写信吧。我当时就在想,什么?写信?为什么要有男同学给我写信?

当时,我跟我初中几个比较要好的异性朋友会有书信往来。我就说,有啊,有男同学给我写信啊。

然后我爸惊了一下,问我是什么样的男生。我说是以前初中要好的同学,他才放心了。他坐前面开车,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我就坐后面,他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

其实我在高中是谈过两三段恋爱的,但一直没告诉爸妈,他们一直以为前男友是我的初恋。

我和前男友是在2020年6月在一起的,那时候我在读大三。

在一起的前半年,我也瞒着爸妈。我怕我妈反应会很大,会刨根问底。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我什么都不懂,是个哭了都要往家里跑的小孩子。如果听说我有男朋友了,他们可能会下意识地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觉得我会受伤、有危险,就会骂我。

2021年跨年左右,我在广州实习,我打电话跟爸妈说我谈恋爱了。告诉他们之前我甚至有种自虐式倾向,准备好了想被他们骂一顿。但是他们没有我想象中热烈的反应,没有骂我,也没有问他的家底。

我妈妈的第一反应是问我到什么地步了。我说,没什么地步啊,就是一起吃饭聊天之类的呀。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有过性行为了,但我还是继续塑造我的小孩子人设。

后面我会慢慢跟她说,我已经抱抱了、亲亲了,来试探一下她。她就会说,不许再亲,不许越雷池。她一直告诉我这些事不能做,但是完全没有告诉我说,如果要做,要有什么措施。

2021年2月,我意外怀孕了。

我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特别崩溃。尤其是男友那时候的反应,就是那种慌、逃避,甚至有点指责我的意思,他一直强调说,“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错,你也有错。”

我做的是药流,要定期去医院检查排没排干净,还要做B超。我记得我一共去了七八次。除了第一次检查还有堕胎是他陪我去的,剩下那五六次检查都是我自己去的。

如果说我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性教育,我想让爸妈告诉我当我想要发生性行为,或者堕完胎,我该怎么做。因为真出了事我比较慌,不知道怎么办,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如果当时有个人告诉我该怎么做,我会处理得更加成熟一点吧。

“我妈威胁说,旅游回来会检查我的处女膜”

陈澄 21岁

我妈是医生,她很早就让我去打HPV,说这是预防宫颈癌的疫苗,还补了一句:“这是要在你第一次性行为前打的。”

我没敢承认,我在打疫苗之前就有过性行为了。

接种HPV疫苗 视觉中国 图

“HPV要在性生活前打完三针最好”这个说法我后来又见了很多次,查资料之后才发现,这么说其实是因为怕你已经感染了或者怀孕了。网上有很多人断章取义地传播“打疫苗前必须是处女”,即使是身为医生的我妈也听信了这个。

但我当时并没有立场和她谈这些,不然等于变相承认“我不是处女了”。

我妈在性这件事上特别保守和传统,对于婚前性行为是绝对无法接受的。看到我发了恋爱官宣朋友圈,她第一时间就告诉我:“你开心就好,但开心的同时不要发生性行为,不要意外怀孕。”

我最开始恋爱的三个月里,父母一直在反复用言语规劝、威胁甚至逼迫我不要做“那件事”。我妈会不停地向我科普人流刮宫手术会有多么残忍:“子宫壁要刮干净,越来越薄,要流很多很多血。”她是儿科医生,平时和妇产科有联系,看到很多十七八岁的女孩来这边做人流手术,会和我说这些女孩的伴侣没有尽到责任,她们太天真,太傻了。

我第一次和男朋友出去长途旅行,我妈开出了很多要求,比如必须开两间房,哪怕是一个民宿loft,住上下楼都不行,她认为只要我们两个出现在同一个空间,必然会发生些什么。有的要求在我看来就很不切实际,比如我们必须早早回各自的房间,不许串门;要不就玩到很晚,各回各的房间。他们可能每天都给我发微信,如果我隔一个小时没有回复,他们就开始疯狂揣测,认为我一定在做什么“坏事”。

我妈甚至威胁过我,旅游回来会检查我的处女膜。

最后当然是没查,但我当时真的挺生气的。后来我每次和男朋友出去玩都选在姨妈期,告诉他们:“没关系,我是姨妈期,你们不要担心。”结果就是旅游的时候一直在痛经,非常痛苦。

我也有办法规避他们的控制,比如用我男朋友的手机订两间房,订房的记录给他们检查,然后到最后一天了还可以退房,对吧?

但他们对我的警告还是起作用了,我会担心那些意外发生在自己身上。最开始性行为的时候,我真的会去吃紧急避孕药。后来意识到吃这种药的副作用太大就没吃了,结果是每次姨妈稍稍推迟一天我就开始慌了,到处转发“拜姨妈神”,甚至还用过验孕棒。最后都是虚惊一场。

我们家的氛围本来非常开明。我很小的时候就来月经了,我妈很细致、很科学地给我讲了整个生理周期,比如排卵期、经前综合症也会讲。我爸的思想更前卫一点,之前他不小心翻出过我的同人本,看到上面有露骨的描述,也只是说“嗯挺好的”,然后给我放回去。

但即使在这样的语境下,我们依然无法开诚布公地沟通“性”。每次说到这些话题,我妈的声音会突然压得很低很低。一直到昨天,我又试着问我妈,已经有性生活到底能不能打HPV,说是一个同学的调研课题,她还是很警惕:“你为什么要关注这个?”

我真的是一个很坦诚,很乐于沟通的人,很想什么事情都可以和爸爸妈妈聊,有任何一点小的分歧和不满都能坦白说,唯独这个话题被一直回避,我有时候会觉得有点无力,很难过但没办法。

更多的是愧疚吧,因为其实还是欺骗了。

我妈唯一一次问我,就是在我刚刚谈恋爱大概三个月的时候,大家都是默认一个没有发生过的状态,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应该现在没有发生过吧。”在那样的语境下,我怎么也没办法承认,后来就一直骗了下去。

我也想过要不干脆承认了,我猜我妈会有两种反应,要不就逼迫我们彻底分手;要不就让我以后认准这个再不要换了,她会担心我找不到“下家”。

我们平时在家里从来不沟通性的问题,假装大家都“没什么世俗的欲望”,直到初中的时候,我和父母还睡在同一个房间里面的两张床上。我之前的性知识大多数来自言情小说,言情剧和网络,他们默认我会从各种渠道获取性知识,不需要他们来教。

我也能理解作为家长适当的告诫,他们可能是唯一有立场来这样劝导我的人,要不然真的发生了意外,谁来承担责任?

可是现在我长到21岁了,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发生性行为的年纪。我自己从书本网络上得到的消息都是鼓励我们进行(性行为),而从家里得到的全是反对,这种感觉真的很割裂。就像HPV,明明是一个在有性生活之后能保护你的疫苗,即便家里的人主动让我打这个疫苗,却依旧在规避讨论“性”。

我还是会有点遗憾,觉得错过了好好沟通的机会,本来是不是可以坐下来,把这个事情说开?如果我将来生了个女孩,我肯定不会避讳这些话题的,会按时带她打HPV疫苗,当然我也会尽到家长的义务和责任,提醒做好安全措施,在关键的时间节点很认真地告诫她。

“给我性启蒙的家长是姐姐”

冯秋月 21岁

从去年到现在,我已经抢了有20多次九价疫苗了,关注了5个约苗公众号。之前一直在抢学校泉州那边的苗,这个暑假又让我男朋友帮忙跟我一起抢南宁的,我甚至还抢过厦门的。

我抢的公立的针,最高1400元一针。因为我现在是学生,我还不太舍得花钱去私立医院打疫苗,泉州私立医院的针太贵,它有些开到了1万块三针,最低的也要7200元,比公立医院翻了个倍。

我学医的闺蜜告诉我,HPV疫苗越早打越好。所以我想找家里人商量一下,如果他们能够给我点资金,我就可以更早些打上疫苗。

接种HPV疫苗 视觉中国 图

大三放假回家,我在吃饭的时候和爸妈提起了这个话题。当时饭桌上有我爸妈、我奶奶、还有大我4岁,已经工作的姐姐。

他们问我多少钱,我说1300元一针,一共要打三针。他们看上去有点不想接话。我补充说,HPV疫苗可以预防宫颈癌,在女孩子有性生活之前,需要快点打。

我妈好像有点恼火的样子,声音提高了些,说:“你这么小又没有性生活,为什么要打?”我心凉了一大截。后来他们开始聊其他的话题,不管我了。我心想算了,我拿生活费和奖学金慢慢攒钱打吧。

我看我姐在饭桌上不说话,饭后我就去找我姐,我姐已经24岁了,我想劝她也赶紧去打疫苗。那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我姐比我还早知道九价疫苗,也一直在抢苗,她还问我,“你怎么还想着他们(父母)会理解这种事情?”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那个假期快结束的时候,我奶奶过来问我那个针是什么样的。奶奶不理解宫颈癌是什么东西,但是她一听我说对我身体好,马上支持我,还给我钱,我当时就哭了。我奶奶今年已经82岁了,我没要她的钱。

我是留守儿童,从小在老家跟奶奶长大。爸妈对我的性教育可以说是零。他们对我最直接的性教育就是他们在看到女生被性侵、被拐卖的新闻以后,会偶尔跟我说,结婚前不要乱搞。

还有,女生穿吊带加一个外搭,在我家是不可以的,他们会说像妓女。我姐姐今年都25岁了,这样子穿了一次,我妈直接在我姐房间骂了她一个钟头。所以我回家的时候,还要检查一下我衣服是不是“对的”。

我最初的性知识是姐姐启蒙的。

我初三时才来月经,算是比较晚的。当时我还不懂,我知道身边的人都来了,就我没来。那时候我姐高二,她给我写了一封信,往我住宿的学校里面寄了她常用的姨妈巾。信的内容大概在讲:女孩子都会来月经,这是正常的,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要着凉。收到信没多久我就来月经了,我就觉得初潮也没有尴尬。

高三毕业之后,我和现在的男朋友在一起了。当天晚上我就告诉了姐姐。

高考完的那个暑假特别长,我出去玩之前,姐姐就当面跟我说注意安全,一定要戴套,不要随便吃药。

上了大学以后,我男朋友知道我的性知识少,也会鼓励我去参加学校的性教育讲座。我一开始也会害羞,后来被鼓励着参加,学习到了如何看待艾滋病、如何戴套。

我男朋友家的性教育就非常好。我去过他家做客。趁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他妈妈过来我身边说,“你是女生,要保护好自己,你一定要强制他戴套,你一定不能吃药。”我当时还懵懵懂懂的,有点害羞,因为从来没有长辈用这样正常的语气跟我讨论过这件事,再加上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发生过什么。但是我会觉得很贴心,他爸妈会站在我的角度,为我着想。

慢慢接触了解性知识后,我大二发生了性行为,我觉得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觉得我非常幸运,遇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男朋友,一个会给我科普性知识的姐姐,一个学医的闺蜜。

如果我未来有小孩,我一定会非常重视性教育。我去了解过,通过动画片来进行性启蒙是个挺好的选择。还有就是看展览,比如让孩子了解到自己之前是在妈妈肚子里面是怎么生活的。我想用贴近孩子那种思维去向他们普及性知识。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彭玮
    图片编辑:施佳慧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19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