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面临的风险与挑战

杨云珍/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2018-08-31 14: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前白宫首席战略师、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史蒂夫•班农希望将欧洲民粹主义力量团结在一起。图为2018年5月23日,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班农在一个有关欧洲未来的国际论坛上发表演讲。 图:MTI/Soos Lajos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欧洲并不宁静,前所未有的热浪炙烤着欧洲大部分区域,引发了巨大的自然灾难。瑞典发生山火50多起; 7月23日,希腊山火肆虐,吞噬了91人的生命(截至7月29日)8月15日,意大利热那亚的一座桥梁的一部分在大雨中突然垮塌,死亡人数逾40人。
天灾加上人祸,使人们的心情无法平静,与此同时,在政治与公共辨识层面,恐怖主义袭击、移民问题成为欧洲民众最为关切的议题,民粹主义持续发酵。2019年5月,欧盟将迎来英国脱欧(2019年3月29日)之后的第一次议会选举。欧盟前景如何?此次选举面临哪些风险与挑战?
今年6月,最新一期的欧洲晴雨表调查出炉,本文以这次晴雨表公布的调查数据为基础,结合欧洲当前最新的舆情,尝试勾勒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所面临的风险与挑战。
一、对欧盟的信任程度
欧洲晴雨表是欧盟委员会官方的民调机构。最新一期欧洲晴雨表(Standard Eurobarometer 89,EB89)调查于今年3月13日至28日在欧洲34个国家或地区进行,其中包括28个欧盟成员国,以及5个欧盟候选成员国。
调查数据显示,有13个欧盟国家的多数受访者不信任欧盟,不信任比例最高的三个国家分别是希腊(69%)、英国(57%)、捷克(56%)。
从长远来讲,更多的欧洲人(45%)认为欧盟是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行,只有31%的受访者认为欧盟的前行方向是正确的。希腊(65%)、比利时(56%)和捷克(54%)是认为欧盟在朝着错误方向前行的受访者比例最高的三个国家。受英国脱欧的影响,对这一问题回答最积极的国家是爱尔兰,三分之二的爱尔兰受访者认为欧盟正在朝正确的方向前行。
鉴于更多的欧洲人认为欧盟正在沿着错误的方向前行,面对即将来临的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处于欧洲心脏地带的政治家们,希望届时民众对欧盟的不满意能够变为一场真正的、贯穿整个欧洲大陆的民主对话而不是政治冷漠。为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必须克服且避免使欧洲议会滑向一种不真实的、几乎与本国选民没什么联系的、接近最低投票率的(rock-bottom turnout)选举。
二、对民主的满意程度
调查数据显示,总体而言,42%的欧洲人信任欧盟,比2017年增加了一个百分点,并且这一数字是2010年秋季以来的最高水平。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欧洲人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政府(61%)和议会(60%),分别比2017年增加了2个百分点。这意味着,传统的主流政党在民众心目中的信任度不断下降。
九个成员国的受访者尤其对他们国家的民主方式不满意,最不满意的四个国家,按信任程度下降依次是希腊(77%)、罗马尼亚(65%)、立陶宛(64%)和克罗地亚(63%)
从社会人口统计学角度来讲,受访者的受教育程度、就业状况和社会地位决定了他们对于民主运作满意与否。那些15岁之前就离开学校的人中,49%的受访者不满意;在失业人群中,54%的受访者对民主运作不满意;有住房的人中,51%的受访者不满意;而在那些大多数时间疲于应付支付各种账单的人中,64%的受访者不满意民主的运作方式;在自认为是工人阶级的人群中,51%的受访者对民主的运作方式不满意。       
三、欧盟意味着什么?
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欧盟听到了他们的声音。这个比例在丹麦为66%,在德国和瑞典均为65%。但是在另一些国家,民众认为欧盟并没有重视他们的声音,比例最高的三个国家是希腊(73%)、爱沙尼亚(70%)和捷克(67%)。
欧盟28个成员国中,27个成员国的多数受访者都认为,他们的国家留在欧盟内会更好,比例最高的三个国家是荷兰(85%)、德国(81%)、丹麦(78%)。即使在由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政党“北方联盟”共同执掌政权的意大利,仍有48%的受访者认为留在欧盟会更好,但41%的受访者持相反观点。而在2017年,这一组数字分别为46% 和43%。
社会人口统计数据表明:相较于57%的体力劳动者和53%的失业人口,高达73%的管理者相信他们的国家留在欧盟内未来会更好;在在校学习的年龄达到或超过20岁的人中,72%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国家留在欧盟会有更好的未来;而那些15岁或更早之前就离开学校的人中,只有50%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国家留在欧盟内会有更好的未来。在那些支付账单从来没有困难的人中,6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国家留在欧盟会有更好的未来;而对那些大多数时间要不停努力奋斗才能勉强支付账单的人而言,这一比例只有40%。
四、另一个欧洲:民粹主义对欧盟的挑战
调查显示,在欧盟层面,民众最关切的两个议题是移民与恐怖主义袭击,对经济状况的关心位居第三位。移民问题成为首要关切问题,有20个成员国的超过半数,即52%的受访者对来自欧盟之外的移民持负面态度。比例最高的几个国家分别是:斯洛伐克(83%)、匈牙利(81%),捷克共和国和拉脱维亚均为80%。
整体而言,85%的欧洲人认为需要采取更多的办法与那些来自欧洲之外的非法移民进行斗争。尤其是在希腊和匈牙利,持这一观点的比例高达95%,其次是捷克(94%)、英国(78%)、法国(76%)、瑞典(75%)。
对移民和恐怖主义袭击的担心,成为民众最关注的议题。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的支持率能节节攀升。民粹主义在欧洲持续发酵,在2017年德国大选中,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新选择”(AfD)成为最大赢家,获得了12.6%的选票,一举进入议会,正式成为建制派的一部分。在奥地利,中右翼的“人民党”年轻候选人库尔茨(Sebastian Kurz)选择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奥地利自由党”一起联合组阁,成为奥地利总理。意大利大选结束后,两个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联合执掌政权。
当前欧盟面临的风险在于,当多数民众比以往更热爱欧盟的时候,民粹主义者声称他们也爱欧盟。只是他们需要的是与目前欧盟不同的、另一个欧洲
今年3月,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将自己的名称修改为“国民团结”(National Rally),目的在于与其创建者让-马林•勒庞(Jean-Marie Le Pen)持有的极端反犹主义进一步拉开距离,以扩大自己的选民群体。在2017年法国大选时,让-马林•勒庞的女儿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宣称,如果胜选,她会带领法国退出欧盟。
但今天的国民阵线只字不提法国要退出欧盟,也不提法国要退出欧元区。国民阵线的领导人说:我们注意到,人们想要的是一个不一样的欧洲,这正是我们要打的一张牌。我们推崇重新谈判, 而不是希望法国退出欧盟。国民阵线真的改弦更张了么?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所在地)的欧盟建制派看来,国民阵线关于欧盟改革的提议是非常激进的,其中有一条就包括废除欧盟委员会,这是欧盟根本不能接受的。
整体而言,平均67%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国家成为欧盟成员国后获得了更多的益处。当欧洲人说他们比以前更喜欢欧盟时,他们同时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不喜欢中间政党了。德国、法国、意大利、波兰这些国家通常持有中间立场的社会党的席位都面临风险。虽然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La République En Marche!)想取代社会党的位置,但迄今为止尚未实现既定目标。
意大利在所有欧盟成员国中,对欧盟的支持率是最低的。61%的意大利人认为欧盟并没有聆听他们的声音,这个数字是其他国家的两倍。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 希望停止阻止移民进入意大利,他对默克尔的联合欧洲一起来处理移民问题的做法持怀疑态度,对欧盟的前途也不乐观。6月底,他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记者采访时尖锐地说:一年之内,我们就会看到一个团结的欧洲是否仍然存在。
在国家政府层面,政治辩论中充满了激烈的反欧盟言辞。对欧盟的评论,已经根植于欧洲议会的政治群体中。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极右翼成为最大的赢家。今天,欧洲议会党团中,几乎每个跨国党团中都有极端政党存在。欧洲人民党团(EPP)中就有匈牙利的“青民盟”(Fidesz,匈牙利青年民主联盟与匈牙利公民联盟的简称);欧洲保守和改革党团(ECR)中就有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欧洲自由和民主党团(ALDE)中则有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身份、传统与主权党团”(ITS)中则有玛琳•勒庞领导的国民团结,并且还有相当多的独立议会成员也对欧盟持怀疑的态度。 当欧盟竭尽全力想争取年轻选民的支持时,63%的受访者认为新的政党和运动能够比现任的政党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由此看来,任何尝试动员年轻选民的办法都要冒着把他们推到疑欧主义政党怀抱的风险。
当疑欧主义政党力量不断崛起时,我们不禁追问:为什么传统政党在最近几十年里逐渐失去了选民的支持?为什么欧洲一些国家,尤其在德国表现的更为明显,政党政治碎片化不断加剧呢?对这一问题,有很多解读。
英国牛津大学学者埃利阿斯•戴纳斯(Elias Dinas)与其合作者、西班牙学者佩德罗•里埃拉(Pedro Riera)将次等选举理论与政治社会理论相结合,剖析了欧洲议会选举与各国国内政党格局的关系。他们发现,当1979年欧洲议会选举第一次进行时,并没有人关注它将会对各政党在国内选举层面的力量变化会有什么影响。因为,欧洲议会选举是政治精英推动的,其主要目的在于增加欧盟的合法性。欧洲议会选举作为一个次等选举(second order election)的典范,与国家层面的选举相比,选民的态度会更加漫不经心。因而,欧洲议会选举某种程度上鼓励了对持反欧盟立场、抗议型的小党的支持。
选举舞台作为一个政治竞技场,同样的政治人物在不同的政治层面中竞争,一次选举可能带来潜在、长期的溢出效应。一个人早期的投票经验会影响到他日后的投票行为,因而那些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曾经支持规模较小的抗议型政党的选民,在接下来的国家选举层面中可能做出相同的选择。这一点从2014年的欧洲欧洲议会选举后表现的尤为明显。这样在国家层面,传统大党力量削弱,小党产生,从而使国内政党格局趋于碎片化。
五、历史会重演么?
欧洲的民粹主义者彼此之间能否团结尚未可知,但最近一位强势人物,却把目标直接瞄准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希望这些民粹主义力量能团结在一起。这个人就是前白宫首席战略师、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史蒂夫•班农。
今年5月,班农在布达佩斯演讲。他表示,如果从英国的独立党(UKIP)领导英国脱欧算起,欧洲的民粹主义比美国要早一年半就开始了。“匈牙利总理欧尔班(Orbán Viktor Mihály)以及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一起证明了欧洲民众希望回归他们自己的国家。”在法国,他对玛琳•勒庞的支持者们说:尽管让他们称呼你们为种族主义者、仇外主义者、本土主义者吧, 把这些称谓当作荣誉的徽章。       
班农透露,他要在布鲁塞尔办事处设立一个名为运动(The Movement)的非盈利基金会总部,预计将有大约10名全职工作人员在欧洲选举前上任,希望能把欧洲的右翼民粹主义团结在一起,对他们提供选举支持。班农预计,他自己将在欧洲度过50%的时间,目前他并没有详细说明该基金会的资金来源或预期的资金水平。
班农的话音刚落,英国独立党就宣布加入史蒂夫•班农的基金会,在全欧洲推广极右翼的主张。英国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国会议员莱拉•莫兰(Layla Moran)指出,独立党与法西斯的头目结合,这简直是一个跨越海峡的种族主义骗子的邪恶联盟。
众所周知,英国正式脱离欧盟的最后时间是2019年3月29日,而欧洲议会选举将在五月进行。英国独立党发言人声称,虽然独立党的议员不能直接参与欧洲议会,但是该党将分享班农先生的经验,并表示希望该组织能够对欧洲政治产生巨大的影响,希望疑欧主义的议会队伍更加庞大。欧盟为此感到震惊,欧盟官方表示,不希望规定欧盟成员国退出程序的《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延长期限,避免到明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之前,疑欧主义的英国议员参加欧洲议会的选举。
今年7月,在二战中随家人逃亡到美国,现年81岁的前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Madeleine Albright)出版了一本名为《法西斯主义:一个警告》(Fascism: A Warning)的新书提醒大家对法西斯要保持警惕。她在书中说:“当我写这本书时,我觉得我需要做一些历史性的工作,而不仅仅是情感的宣泄。当时的情形(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引按)和现在的情形之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这与社会中的分歧有关,在经济方面有赢家和输家。面对分歧,政治家们没有努力去寻求共识,而是竭尽所能夸大、加剧分歧。我相信爱国主义,但我对民族主义感到担忧。因为在很多方面,我们都受益于全球化,但它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在全球化过程中,人们似乎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和归属感。”
当记者问:看看今天西方的现状,你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还是悲观主义者呢?她回答说:“我是一个充满担忧的乐观主义者。法西斯主义可能再次卷土重来。”但她仍然对自由民主及其制度的力量充满信心。
面对欧洲内外所处的困局,欧洲的政治家呼吁民众团结起来,与民粹主义、极端势力进行不懈的斗争,捍卫欧洲的核心价值观。有学者指出,再也不能对不平等置之不理了。欧洲传统政党到了一定要重视不平等的时候了,只有弥合社会中的不平等,才能减少政治冷漠。 有另一种观点认为,解决社会问题才是正确的答案。自由党派不应该追随极右翼的脚步,而应该找到自己的议程。欧盟成员国的民众面临更为紧迫的问题,比如失业、老年贫困和低工资,而极右翼政党迄今未能提出任何解决方案。如果较为温和的政党也跟在它们后面亦步亦趋,无所作为,只会让极右思想更受欢迎。
如果说解决社会问题,解决社会中的不平等,是长远之计而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那么选举技术层面,欧盟最近推出了一项重要计划,希望能对2019年的议会选举起到立竿见影的积极效果。今年7月11日,欧洲广播联盟(EBU)主席与欧洲议会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以帮助确保对2019年欧洲选举活动的高质量、客观媒体报道。这一举措旨在确保公民充分了解并有效参与有关欧盟未来的政治辩论,针对“假新闻”的兴起和政治的两极分化,在支持公民参与投票方面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欧洲广播联盟主席、比利时人让-保罗•菲利普特(Jean-Paul Philippot)说:“我们的目标是影响欧洲公民对跨国界的问题进行知情辩论。在多元民主社会中,提供独立的编辑内容是我们的核心使命,我们非常自豪能够与欧洲议会合作,将这一使命变为现实。”欧洲议会议长、意大利政治家安东尼奥•塔加尼(Antonio Tajani)补充说:“我们必须向公民解释,在欧洲选举中积极投票意味着加强欧洲民主。值得信赖的媒体必须在告知公民真实信息和揭穿虚假新闻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六、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拉开帷幕
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达尔(Robert A. Dahl,1915—2014)在1998年初版的《论民主》(On Democracy)一书中指出, 民主国家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将来仍会存在,还有可能变得更加令人担心。未来民主的性质和质量,极大依赖于民主国家的公民和领导人如何面对他所描述的种种挑战。达尔认为,民主面临四个方面的挑战:其一,经济秩序;其二,国际化;其三,文化的多样性;其四:公民教育。他指出,民主国家的国界不像以前那样密不透风,而是四处漏风;多样性看起来有增无减。
二十年过去,达尔的预言不幸应验了。面对民粹主义对欧洲民主的侵蚀,欧洲政治家们呼吁民众不要忘记欧洲的历史。自2009年始,每年的8月23日被设为黑丝带日(Black Ribbon Day)以此纪念那些斯大林主义和纳粹主义的受害者。8月22日,在今年的黑丝带日纪念活动中,欧盟第一副主席、荷兰政治家弗兰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发表了演说。他表示:“我们需要把这段历史传承下去,避免今天重蹈覆辙。”
他指出:“民族主义就如同酗酒一样,短时间内你会很兴奋,但之后就会头痛不已。民族主义会使我们变得贫穷,因为和它相伴而来的是保护主义,会毁掉欧洲内部市场和国际贸易;民族主义会使我们虚弱,因为它总是在不断地寻找敌人,诋毁他人,让自己感觉有优越感。这样,与其他国家合作保护我们的自由与安全就会更为困难。如果民族主义使我们贫穷、软弱、道德上不安全,那它怎么能称的上是爱国的呢?我认为,民族主义者不是爱国者。成为一个爱国者就是成为欧洲人,作为一个欧洲人就是一个爱国者。”
当前欧洲面临的困境,无疑凸显了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的重要性。它不仅关乎未来欧洲政治的走向,也关乎世界政治的走向。在这个刚刚结束的夏季,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拉开了帷幕。
责任编辑:李旭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欧盟,欧洲议会,民粹主义,史蒂夫·班农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