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作家批评汉德克获诺奖,汉德克则认为这是个勇敢的决定

澎湃新闻记者 程千千 编译

2019-10-12 10: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法国巴黎,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法国巴黎,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视觉中国 图

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获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所引发的争议正在持续发酵中。
包括萨尔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哈瑞·昆祖鲁(Hari Kunzru)、斯拉沃热·齐泽克(Slavoj Žižek)在内的众多作家、学者和知识分子感到愤怒,认为将这一殊荣授予一个“否认种族灭绝的人”为“可耻之举”,对此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得知自己获奖的消息后,汉德克自己的反应是“很惊讶”。据路透社报道,他对记者表示:“瑞典学院做出这样的决定非常勇敢……我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自由,我不知道,一种不真实的自由,就好像我是无辜的一样。”
彼得·汉德克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在巴尔干战争期间,他的斯洛文尼亚血统激发了他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他曾否认塞尔维亚人的大屠杀,并将塞尔维亚的命运比作犹太人大屠杀——尽管他后来为他所说的“口误”道歉。2006年,汉德克还参加了前南斯拉夫领导人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šević)的葬礼,并发表了演说。
早在彼得·汉德克成为诺贝尔奖得主的20年前,他就获得了另一个令人瞩目的头衔——1999年,英籍印度裔小说家萨尔曼·拉什迪在《卫报》报道中称其为“年度国际白痴”亚军,诟病于他对米洛舍维奇政权“慷慨激昂的辩护”。
10月10日,瑞典学院宣布汉德克为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之后,拉什迪向《卫报》表示:“我今天没什么可补充的,但我依然坚持我当年的说辞。”
瑞典学院将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彼得·汉德克——并同时宣布2018年度获奖者为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这一决定,激起了全球的广泛批评,称其在两个方面违背了承诺。
首先,瑞典学院在前几天表示将减少“男性主导”和“欧洲中心”倾向的承诺被证明并没有兑现,因为它选出了两位欧洲作家,并且其中的托卡尔丘克只是120年来的第15位女性获奖者。其次,因性骚扰丑闻中止一年后,公众期待诺贝尔文学奖能选择在作品和政治上都值得赞颂的作家,以此消除它所遭受的争议。
“对于试图在丑闻后重振旗鼓的诺贝尔奖委员会来说,汉德克是一个令人不安的选择,”英籍印度裔小说家哈瑞·昆祖鲁说,“他是一名优秀的作家,但他在具备优异的洞察力的同时,也显示了惊人的道德失明。”
昆祖鲁表示,如果汉德克没有表明他对米洛舍维奇政权的支持,他是有资格得到诺贝尔奖的。他补充道:“如今,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公共知识分子,面对政治领袖的冷漠和犬儒主义,他们能够为人权提供有力的捍卫。而汉德克不是这样的人。”
斯洛文尼亚哲学家齐泽克也是汉德克的长期批评者。他告诉《卫报》:“2014年,汉德克曾呼吁废除诺贝尔奖,称其为一个’文学的虚假神圣时刻’,而今他成为获奖者,证明了他自己的话是对的。这就是现在的瑞典:一名战争罪的辩护者获得了诺贝尔奖;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英雄朱利安·阿桑奇,这个国家却全力参与了对他的人格攻击。瑞典学院不仅不该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汉德克,还欠阿桑奇一个诺贝尔和平奖。”
斯洛文尼亚作家米哈·马齐尼(Miha Mazzini)则表示:“一些艺术家将他们的灵魂出卖给了意识形态(挪威作家克伦特·哈姆森投向纳粹),一些艺术家将灵魂卖给了仇恨(法国作家路易-费迪南·塞利纳投身反犹主义),还有一些把灵魂卖给了金钱和权力(塞尔维亚导演艾米尔·库斯图里卡)。但最令我感到冒犯的还是汉德克对米洛舍维奇政权所表现出的无知。这其中的原因是很私人的。”
10月10日,“美国笔会”主席、小说家珍妮弗·伊根(Jennifer Egan)发表了一篇声明,表示笔会“通常不对其他机构的文学奖项发表评论……今天的声明肯定是个例外。”
珍妮弗·伊根说:“我们对于瑞典学院选出了这样一名作家而感到震惊。他利用自己的公众影响力来削弱历史真相,并向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人提供公开援助,比如前塞尔维亚总统米洛舍维奇和波斯尼亚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我们反对这一决定,即一名不断对记录详尽的战争罪行提出质疑的作家,却因他在‘语言学上的独创性’而获得赞颂。在当今这一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独裁者纷纷崛起、虚假信息遍布全球的时代,文学界理应推举出更好的人选。我们对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选择深表遗憾。”
汉德克的政治主张长期以来一直受到他的旧友和其他作家的嘲笑。2008年,小说家乔纳森·利特尔(Jonathan Littell)评论道:“他或许是一名出色的艺术家,但作为一个人的他,是我的敌人……他就是个混蛋。”法国哲学家阿兰·芬基尔克罗(Alain Finkielkraut)称他为“一个意识形态怪物”。而波斯尼亚战争期间曾连续几个月在萨拉热窝演出《等待戈多》的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她是那部戏的导演)则表示,汉德克的言论让他在纽约的老朋友中“完蛋”了。
利兹大学副教授海伦·芬奇(Helen Finch)赞扬了汉德克“以不同寻常的方式探索人类经验的边界”的能力,并肯定了他早期生态诗学的复杂形式,但也表示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一事件“表明了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依然痴迷于欧洲白人男性的精英主义诗歌传统,并对于这些人与政治势力的沆瀣一气装聋作哑。”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对汉德克的获奖感到高兴。塞尔维亚媒体纷纷称赞这一决定,并称汉德克为“伟大的朋友”;贝尔格莱德市长佐拉·拉多季奇(Zoran Radojicic)称他是“一位伟大的作家、人道主义者和一位热爱塞尔维亚的人”;奥地利总统亚历山大·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 der Bellen)评价汉德克的声音“随意而独特……我们要感谢彼得·汉德克,我希望他知道这一点。”
瑞典学院尚未对这一争议作出回应。据CNN报道,诺贝尔基金会表示,它“从不评论诺贝尔奖颁奖机构关于诺贝尔奖得主的独立选择”。
获得荣誉后遭受非议,汉德克已经习惯了。因为他的政治言论和立场,欧洲众多机构和组织曾先后收回授予他的各种荣誉和奖项。2014年汉德克前往挪威首都奥斯陆领取易卜生奖时遭到大量抗议人群,他在颁奖典礼上回敬抗议者们“下地狱吧”,但他最终放弃了40万美元的奖金
2016年,彼得·汉德克在上海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回答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反对他。彼得·汉德克回应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反对我。我第一个站出来说,我们也应该听听塞尔维亚族声音。但他们说塞族是邪恶的,当时的媒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我写了《冬天的旅行》,那也是唯一一本写那段战争的书。”对于前南地区的那段历史,彼得·汉德克说,“对我来说,南斯拉夫意味着一个没有民族主义的国度。在那个时候,南斯拉夫代表了第三条道路。但铁托去世后,南斯拉夫经济面临崩溃。经济崩溃后,民族主义又出现了。但当时有更好的方式解决问题,其实是能坐下来和谈的,而不是战争。在这个过程中,西方也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没有好的战争。可以说南斯拉夫一直深藏在我的心中,最后人们把南斯拉夫给毁掉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可耻的行为。所以我在这段时间写了这方面的东西。每个作家不应该对自己写过的作品感到骄傲,但我对自己之前写的关于南斯拉夫的作品其实是很骄傲的。”
现在大家好奇的是,等到12月诺贝尔奖颁奖时,彼得·汉德克会在他的获奖演说中如何为自己辩护。

本文综合《卫报》、BBC、CNN编译
相关报道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oct/10/troubling-choice-authors-criticise-peter-handke-controversial-nobel-win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0008701
https://edition.cnn.com/2019/10/11/europe/peter-handke-nobel-prize-criticism-intl-scli/index.html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诺贝尔文学奖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