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接龙⑯|父母在一线抗疫,我想尽早读完医学贡献力量

刘帅/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

2020-03-31 06: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新冠肺炎疫情下,每个人的悲欢离合,无奈与抗争,都是一份独特的命运体验。
《@武汉——抗疫故事接龙》是澎湃新闻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联合推出的特别策划,以新闻人物报道接龙的方式,记录正在武汉与疫情搏斗的人们,呈现出相互联系的他们在疫情之中的经历、心情与感悟,以及面对生命考验的自我重建。

父母都是一线的医务人员,疫情期间几乎回不了家。也许,这是22岁的兰图曾经梦寐以求的自由时光。然而,一切与想象相去甚远。经历了一段独自照顾自己的生活后,他只觉得分身乏术。每天从房间走到厨房,从厨房走到客厅,只有脚步声与自己为伍,他暗自苦笑,祈祷这样的日子赶紧结束。
兰图是江汉大学临床医学专业的本科生,今年是他本科的最后一个学年。寒假前他就开始为报考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努力做准备,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却不巧遇到了疫情。
兰图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他的名字取自宏伟蓝图的谐音,父母希望他能在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此外他爷爷奶奶分别姓兰和涂,于是他的名字就这么敲定了。
方舱“大白”的作者黎婧出方舱后继续隔离观察,而所在康复驿站的负责人,曾是兰图父母的同事。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父母的很多同事被感染了,让兰图感到非常震惊和担心。
“这个职业在这种关头确实有很大的风险,但那是职责所在。”忙碌中的父亲不忘对兰图加以叮嘱。
以下是兰图的口述:
也许国难面前没小家

父母是1月19日开始针对这次疫情去医院工作的,但直到一月底才被要求下班后到酒店隔离居住。之前,我也还在实习医院上班,回到家以后,家人基本都在讨论疫情。
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小区也全面封闭了,我就开始自己尝试做饭。
刚开始连抽油烟机都不知道怎么开,说来惭愧,之前几乎没进过厨房。不过现在已经会了几个拿手菜,比如可乐鸡翅、糖醋排骨、青椒肉丝。之所以会这几个也是因为买菜没办法选,有什么买什么,肉类鸡翅和排骨最多,所以我就仔细看了看它们的做法。
有时候晚上我会特意多做一些送给父母,给他们安排的酒店就在小区内,有一个后门可以送餐。
他们其实是有提供盒饭的,但是我还是想跟他们证明一下自己还是有相当的自理能力的。每次送饭也碰不到他们,我把饭菜放在酒店前台,他们过一会自己下来取。这也是为了尽量减少接触从而避免感染风险。
虽说是刚开始做饭,但按照套路来的话都做得还不错,他们的反响也比较好。我爸给我发微信说:“副业比正业干得更好,不怕失业。”
我们家今年的年饭特别仓促,一个小时不到,父亲给我说了句,“不要出门,自己在家好好看书,不要浪费时间一混一天”,就回医院工作去了。母亲半夜的时候也回医院工作去了,剩下的菜我吃了好几天。
他们回医院以后大部分时间在工作,作息时间不是很稳定,所以我也不方便给他们打电话,我们之间联系得并不多,只是偶尔发个微信相互问候。父亲挺别扭的,他一般不太会直接和我说太多,更喜欢给我发一些文章委婉地表达他的想法。我对他们的问候一般也说得比较简单,比如:“你们注意休息,注意防护,该轮休就轮休不要一直在病房呆着。”
我父母身边有很多同事被感染,我特别熟悉的就有三位。这是对我触动最大的。从小我在父母工作的医院待的时间就比较多,医院的很多医护人员我都非常熟悉,在我父母工作的时候他们会帮忙照顾我,陪我玩陪我开玩笑。
听说他们感染之后我非常震惊和担心,但我父亲说:“这个职业在这种关头确实有很大的风险,但那是职责所在,希望你借这次疫情,能对未来职业走向有个清楚的认识。”
他们心底是不太支持我学医的
高考填志愿时,我选择了临床医学这个专业,确实多多少少有受到父母熏陶这个因素的影响吧。他们当时表示尊重我的选择,但也提醒我学医是个漫长又辛苦的过程,需要极大的耐心,所以要我慎重考虑。事实上,我知道他们心底是不太支持我学这个专业的。
本科要读五年,想去稍微好一点的医院就业就至少要再读三年硕士,现在我们专业的环境就是如此。我当然也希望就业能更好,所以目前正在准备考研。但父母想的是,因为我是他们自己的孩子,所以不想我太辛苦;另一方面,他们可能觉得现在社会节奏太快,而这个职业培养周期太长,怕我静不下心来。记得他们当时甚至还特地劝退我:“搞这个专业需要极大的耐心,学习时间长就算了也别指望能赚什么钱,我觉得你静不下心来。”
但当我真正开始学习这个专业之后,他们对我的学习还是很配合的。我父亲是心内科的,我母亲是口腔科的,我学的内科学与外科学中有他们的专科知识,所以他们科室的内容我会请教并和他们交流。尤其我和父亲,讨论专业知识更多一些。关于本次疫情,我父亲一直有在和我描述患者的症状以及易感人群等问题。
我大部分时间在准备考研的事情。临床考研只考三门:英语、政治和西医综合。西医综合我花的功夫最多,这门课300分,包括了六门学科,近两百万字的内容,当然作为专业课,这也是医生必须掌握好的。
因为不在家掌握不到我的学习动向,我父亲还多此一举地给我发了条微信,叮嘱我在家好好看书:“你想想,没有停课没有封城的地方的小孩在怎么努力,这段时间你不利用好明年拿什么和别人竞争?不要每天混日子,一把年纪了没几天可以给你混了。每天时间安排好,学习要有规划,我真是替你捉急!”
其实疫情一定程度上反而有助我静下心来好好看书,并没有怎么影响到我学习。没有疫情的话,我应该会经常跑出去打球,会老想着和朋友见面,现在强制隔离彻底老实了。最近我寝室的室友也都习惯了各自的隔离生活,除了每周末一起线上玩剧本杀之类的交流比较多的游戏,平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
这次疫情发生以后,我其实很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尽早完成学业,将来可以贡献力量。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努力强化专业知识,这是我父母希望看到的,也是我作为未来的医生最应该做的。
(指导老师: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师 周婷婷;澎湃新闻记者 崔烜)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施佳慧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武汉 故事接龙 医学生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